第94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5-04-14 18:51
点击:452
章节字数:51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4_



「你想去參加他們的畢業典禮嗎?」這天晚餐後他們坐在沙發上喝果汁,Rapunzel抓起桌曆問。

「哪天?」Elsa沒有特別想去,但要去也可以。

「我不知道,你可能要問Merida。」

「你想去嗎?」

「我都可以啊,但那一屆我曾經最熟的兩個人都不鳥我了,我去幹嘛。」Rapunzel放回桌曆,抱著Elsa問:「你覺得我們四個還有可能跟以前一樣一起玩嗎?有一陣子還蠻開心的說。」

「拜託,我那時候很煎熬耶。」

「噢...對不...」

「不要說對不起。」Elsa打斷她的抱歉。

「好啦,人家現在都是你的人了。」Rapunzel躺在她大腿上滾來滾去。

「你放心讓我見Anna嗎?」

「你都跟她聊天聊三年了,我有說過不放心嗎?我很高興你們還能見面,她應該很想見到你吧?」

「我沒看過像你這麼不會吃醋的情人。」

「你也才交過兩個,其中一個就是我,哈哈。」Rapunzel抱住她的腰。

「我問問看Merida。」





「哇!哇!Merida終於原諒我了!!!」和Merida視訊完的那天晚上,Rapunzel開心的在院子裡翻跟斗。

「喂...小姐...你穿著裙子...」

Rapunzel在地上躺下來,改為側滾,像瘋子一樣大笑著。

「我覺得還是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在一起比較好耶。」Elsa說。她已經考慮了很久,她覺得Merida和Anna應該都沒辦法接受他們兩個交往的事實,她不想把情況搞太複雜,只是單純去參加個畢業典禮而已。

「喔,好啊,我們分開登場,我幫你找Mulan。」Rapunzel看來並沒有在糾結這個。

「找她幹嘛?」

「她是Lena啊!你是Lena的女朋友,這樣有沒有很棒!」Rapunzel繼續笑著在地上滾來滾去。

「所以我是熊熊?」

「哎呀,你是Lena,她是熊熊也沒關係啊,Anna有問你再跟她解釋就好了。你的語氣比較像Lena,她一定知道。哇哈哈哈~~」

「好吧,你問問看她,還有,你再滾下去就得重洗頭髮了。」Elsa幫她收了筆電走回屋內。





畢業典禮那天中午吃過飯,他們一起到附近的公園散步。Merida和Rapunzel有聊不完的話,也老是跑得不見人影,Elsa也省得思考怎麼偽裝她和Rapunzel之間的關係。她和Mulan雖是好朋友,但要裝成情侶還是有點困難,還好東方人一向比較含蓄,看起來並不會太奇怪。

她可以看出Ariel非常喜歡Anna,百分之百是情人的喜歡,而且有情人特殊的敏感度--Ariel一定察覺到她和Anna之間曾有過什麼。比起對Mulan,Ariel更明顯的對Elsa展現「Anna屬於我」的決心。她看來是故意不主動去拉Anna,她會想辦法讓Anna自己展示忠誠。

Ariel沒有顯露敵意,但她的親切熱絡和笑裡藏刀更讓Elsa疲於應付。





晚上,Ariel有事要先走,依依不捨的和Anna道別。

「不一起來玩嗎?你這心機鬼玩大富翁超強的。」Merida說:「你根本就是黑心政客。」

「我這兩天真的很忙,這個會我必須去開。」Ariel說,Elsa發現她有點輕微的黑眼圈,看來最近沒睡飽。

「你不是才大三嗎?我大三都還不曉得在幹嘛耶。」Rapunzel笑道:「真是為蒼天為社稷啊!」

Ariel笑道:「我只是叛逆的反派角色而已。」她跟每個初見的人握手道別,但她擁抱了Elsa,在她耳邊輕聲說:「我喜歡你身上的味道。」她的語氣讓Elsa不寒而慄。



Anna和Merida和他們一起到飯店,帶了撲克牌和大富翁,還有一堆零食,全都擠進Rapunzel房裡。

「哇!好大的床!我今天也要睡這,不回去了!」Merida一進房就跳上床滾了一圈,Anna說:「欸,這人家的床...」

Rapunzel抱著洋芋片也跳上床滾了一圈:「沒關係!我不像某人有潔癖!我等這一刻等超~~~~久了!!!」她把一包新的洋芋片丟給Merida:「來吧!!開轟趴!!Anna把啤酒丟過來!!!」Anna回頭看了Elsa一眼,Elsa聳肩表示與我無關,Anna也提著幾罐啤酒開心的跳了上去:「贏的可以多吃一包!」

他們三個馬上打開洋芋片,開始打鬧,Rapunzel的表情看起來相當滿足。



Elsa和Mulan站在門口對看一眼,Mulan小聲說:「Rapunzel上次很認真的跟我說,她的夢想就是在床上吃零食。你要不要考慮一年解禁一天?」

Elsa聳肩:「我幫她買一張床放在她的工作室好了,讓她吃個過癮。」

Mulan笑道:「不,你不懂,她的夢想是在『你的』床上吃零食。」

Elsa忍不住插腰道:「這人有什麼毛病啊!!」



「你們來不來啊!我要來炒作房地產囉!!」Rapunzel已經舖好大富翁,向他們兩個招手。

Anna歡呼一聲,選了一隻小狗當她的角色:「我是史奴比!汪汪汪~~」

Merida隨便抽了個角色,笑道:「史奴比閃邊站,我是超會炒房的愛爾蘭小農。」

Rapunzel也隨便抽了一個,速答:「遜咖,我還很會炒飯。」

Elsa翻了白眼,Merida問:「什麼炒飯?我也要吃。」

其他人沉默了幾秒,Mulan也抽了角色:「揚州炒飯,去中國我點給你吃。」

Merida不疑有他,高興的笑道:「好啊!喔對,我們來打賭,等一下玩輸的跳雅魯藏布江。」

Rapunzel抱拳:「誰怕誰!」

Mulan說:「兩位,我不想跟你們賭這個,也不會讓你們去跳。」

Rapunzel問:「為啥?因為你等一下會輸?」

Mulan說:「因為那裡是高原,再跟我吵這個我就不帶你們去了。」

Merida突然哈哈大笑,Rapunzel問她笑什麼,Merida說:「我一定要挖掘出Mulan真實的一面。你是跟Elsa在一起久了也變得跟她一樣嚴肅嗎?」

Mulan回頭用詢問的眼神看了Elsa,Elsa心想,Merida一定是想到視訊裡跟瘋子一樣的「她女友」了。

Rapunzel打斷她,問Elsa:「你玩不玩?剩下一隻小豬可以挑了。喔,哈哈,Elsa是小豬~~~飛天小豬~~~I can fly~I am singing in the sky~~」她舉起小豬在空中滑翔,一邊唱歌一邊大笑。

「...........」Elsa無奈的坐下來,不太想接過小豬,其他三個人很有默契的拿出手上的角色:「我的可以跟你換。」

Rapunzel瞪了他們:「喂,你們這樣顯得我人很差!」

Mulan馬上說:「你真的人很差。快點啦,我要擲骰子了。」



他們玩了一局,Merida竟然大贏。

「愛爾蘭小農出頭天!資本社會找回了公平正義!」她數著假鈔大笑。

Rapunzel往後攤在床上:「我討厭算錢!」她把假鈔灑在地圖上,Elsa撿起來算了一下,說:「Rapunzel,你這邊很多耶。」

「哦?是嗎?」Rapunzel指著Merida問:「有贏過那個狂妄的愛爾蘭小農嗎?」

「沒有,但只差一點點。」Elsa不懂為何Rapunzel這個理財白痴總是這麼幸運,她去年的年收入比Elsa還多。

「是喔。」Rapunzel坐起來撕開洋芋片:「Merida,第二名可以分一點嗎?」

Merida哈哈大笑:「隨便!我只求一個爽度和虛名!大家一起吃!」

Anna裝哭:「我老是走不到想去的那個點,而且你們幹嘛一直把我關起來!?」

Merida說:「小狗在家要關籠,出門要牽繩~願衰神永遠跟著你~」她剛剛用了好幾次衰神卡在Anna身上。

Anna哼了一聲,對Elsa說:「Elsa,我以為你會很會玩這個,沒想到你不怎麼樣嘛。我們都是窮人!」

Elsa剛剛一直心不在焉,也對這遊戲沒什麼興趣。她完全沒有使用特殊卡,除了Rapunzel以外也沒人來惡整她。她微笑道:「誰叫我是待宰小豬。」

Mulan笑著對Anna說:「沒關係啦,有我墊底,我幫你們收牌。」她開始整理紙鈔和道具,Elsa懷疑Mulan剛剛是故意讓他們的。

Rapunzel從床上坐起來:「喉~~~你最輸!難怪你不敢跟我們賭!」

Mulan抬頭看她一眼,Rapunzel對上Mulan淡定從容又深不可測的眼神,很快就閉嘴了。她幫忙收了一下,說:「喔!我忘了你不喝酒,我去幫你泡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