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5-04-14 18:44
点击:435
章节字数:31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Ariel番外篇

------



Ar_



拿著線鋸和刨刀的女人實在太性感了。



隔天早上他們又戰了幾回合,好不容易才離開黏人的沙發。吃過早餐,他們到外面岸邊的大草坪散步,Anna迫不及待的詢問Ariel船在哪裡。Ariel帶她去倉庫,說船已經年久失修,Anna在倉庫裡翻了一圈,馬上找到工具修了起來。

「我還真沒想到我女朋友會修船呢。」Ariel把倉庫的窗戶都打開採光通風,倚在旁邊欣賞著這個美妙的景緻。

「你該不會不知道我念造船吧?」Anna檢視完船的破損,正在拿尺量木板尺寸。

「怎麼可能呢,我連你內衣尺寸都知道。」

Anna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沒有回答。



Ariel陪她做了一陣子,Anna老嫌她連工具都不會拿,又怕她割到手,後來Ariel就回屋子去弄午餐了。沒多久Anna滿頭大汗的跑進來:「船入水了!我們下午可以去玩!」

「你一個人怎麼把船拖出去的?」Ariel詫異的問。

「我把倉庫的拖車也修好啦!是不是更愛我了!?」Anna親了她一下,拿著衣服去洗澡了。



吃過午餐休息一下,山裡很涼爽,他們沒等傍晚就上了船。Anna很熟練的把船划出去,Ariel坐在她對面,眼神專注在她划船時上半身肌肉曲線的變化上,她想像著這些曲線的其他延展方式,瞇著眼笑了起來。

「你怎麼一直在笑?」Anna划到離岸很遠的湖心,好奇的問。

「帶船用馬達出來真好。」Ariel往前靠近她,舒服的倚著她躺下來,聽著水波打在船舷的聲音。

「這艘船沒有動力吧?」Anna問,過了幾秒才恍然大悟:「你說我?」

Ariel哈哈大笑:「看你划船真讓我性致高昂。」

Anna放開了槳,抱著她笑道:「你好色喔~不過我現在手很痠。」她扭扭肩膀伸個懶腰,打開背包拿出冰水瓶,貼在Ariel臉上。

「手痠嗎?你知道這不是什麼問題。」Ariel轉身對著她笑,Anna穿了件寬寬的短褲,Ariel從一上船就已經注意到她換了一件蘋果綠的內褲,但不管內褲是什麼顏色,她都只想把它脫下來,於是她開始親吻Anna的大腿內側。

「Ariel...我們現在在船上....」

「很好啊。」

「你知道我念造船...船對我來說是個和工作有關的地方...」Anna看來只是欲迎還拒,但她堅持把話說完:「這就跟你枕著憲法做愛一樣的感覺...」

Ariel暫停了一下,抬頭看著她笑:「好主意,這樣我會更願意打開那本書。」



Wow,在空無一人的湖光山色中做愛實在太棒了,漂浮的搖晃帶來另一種暈眩的錯覺,Ariel甚至覺得一開始就不必穿衣服上船。整個藍色的世界好像只剩下兩個人,在海底世界也差不多是這樣愜意吧?Ariel情不自禁的不想停止索求Anna。



「渴嗎?」不知過了多久,Anna終於把剛剛那瓶水打開,遞給她。

「其實不怎麼渴,你知道我喝了不少水。」Ariel看著她舔舔嘴畔,嘿嘿笑道,但還是接過喝了一口。

「...........下次我要隨身攜帶憲法民法刑法。」Anna拿回水瓶,喝了一大口,她看來很渴。

「對我來說沒用的。」Ariel貼回她胸口,用冰涼的舌頭舔了一下她最敏感的地方。

「Oh!!!」Anna笑著縮了一下,瓶中的冰水灑在他們滾燙的身上。Anna起身套上衣服褲子。

Ariel笑道:「別穿嘛,我很樂意再來一次。」

「哎~~讓我休息一下啦!!」Anna關好瓶蓋,抱著她躺了下來。

「那你得說服我。」Ariel玩著Anna的辮子。

Anna想了一下,起身從他們當枕頭的背包裡拿出一個東西。

「好,你贏了,把它放回去。」Ariel伸出手把布偶壓回背包,拉鏈拉了起來。

Anna轉頭看著她,嘻嘻笑道:「怎麼辦,牠都聽到了。」

「戳聾牠、剪斷牠舌頭?」Ariel作勢要搶背包:「直接讓牠回歸自然吧!!」

「你敢!牠現在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喔?我以為你最好的朋友是Merida?」

「她要是知道你拿她跟紅蟹相提並論會哭吧。」Anna哈哈笑道。

「反正都是紅的嘛。」Ariel把頭枕到Anna好躺的肩窩裡,找到最舒服的角度棲息下來,伸手去摸她的項鍊:「為什麼你要戴指南針?」

「因為我會迷路。」

「但你又不會看。我幫你的手機設GPS定位。」

「偶爾會看啦。我有一個追蹤器,Merida之前給我的,我再跟你說怎麼連。」

「Merida給你追蹤器?你們什麼關係啊?」

「因為我常迷路,會打電話煩她。」

「以後打給我就好了。」

「嗯。」

Ariel的注意力又回到眼前這個指南針上。她拿起來仔細看,從小到大她見過許多真假寶石,她認出上面鑲的四顆寶石都是真的,北方那個應該是鑽石。

「誰會送你這麼貴的東西?而且這是訂做的吧,還有你名字。」

「嗯...一個姊姊。」

「你的『姊姊』對你真好,是送你三鐵表那個?」

「不是。」

「那應該是你親過的女生吧?」Ariel握住指南針想把它拿下來,Anna阻止了她:「不,不要拿。」

「她現在在哪裡?」Ariel問。

「我不知道,我永遠見不到她了。」

「她....」

「這是她最後留給我的東西。」

Ariel覺得她的意思應該是那人已經過世了,於是放開了手,但她想起Jasmine的刺青,她甚至還記得那個字體的形狀。



他媽的又是什麼轟轟烈烈的過去?刻骨銘心到她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抹滅!



Anna沒有發現她的異狀,看著天空裡的白雲說道:「我曾經想為她造一艘船...」

Ariel沒等她說完就坐起來,瞪著她說:「我游泳都比你划船快!」說完馬上跳進水裡。



「Ariel!」Anna著急的對著水中喊,Ariel不想理她,一個人往岸邊游回去。

Anna划船跟著她,沿路喊她名字,Ariel的意志力向來無可匹敵,她看也不看Anna一眼,打定主意就算累死溺死也不上船。

還好她擅長游泳,體力也夠好,率先游回岸邊,但也累壞了。她讓自己的背影看起來不顯疲態,大跨步往上走。



Anna隨便繫好船追上去,從後面抱住她:「Ariel,對不起。」

Ariel不知道自己是憤怒或是因為游泳,她劇烈地喘著氣,腦中因缺乏血液和氧氣而暫時空白,只隱約聽到Anna一直軟語說著抱歉。

「你念造船也是因為她?」

「不是。」Anna繞到她面前,充滿歉意的看著她說:「這裡很像我長大的地方。」

「什麼意思?」

「小時候我爸還常陪著我的那幾年,我跟他住在像這樣的山裡面。他做了一艘船,我們常一起划船出去玩。」Anna說:「船對我來說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後來呢?」

「他變得很忙,我就不常看到他了。」

「他做什麼職業?」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Anna說:「我以為是植物學家或保育員,但也有可能是軍火商或走私者,反正,不重要了。」

「你們還有見面嗎?」

「上大學以後就沒有了,但在那之前也只是幾個月見一次。我去年打給他,他說不定已經和別人結婚了。」Anna笑道:「不過你別擔心,他有留給我一筆錢,到我畢業前都還夠用。」

「Shit,我幫你告他遺棄。」

「不,不用了。說不定我也不是他女兒。」

Ariel想了一下,問:「該不會他猥褻過你!?」

Anna笑了出來:「沒有啦。反正我們沒關係了,我也不會特別想知道他們的事。他看來不希望我打擾。」

「嗯....」Ariel覺得有點傷感。過了一會,問道:「你說的那個女生,應該不是你親姊姊吧?」

「不是。就跟我爸一樣,算是曾經擁有過的美好吧。」Anna嘆口氣說:「要把這些東西留在身邊,對我來說好難,他們總是離我而去。Ariel,我好羨慕你。」

「你羨慕我!?」

「對你來說重要的人,都還看得到摸得到。」

「討厭的人也是。」

「家裡有人陪你吵架,其實很幸福呢,至少代表她很在意你的存在。」

「..........」Ariel正想說話,一陣風吹來,她打了個噴嚏。Anna抱住她用自己的衣服把她身上的水吸乾,笑道:「我回船上拿東西,你先進屋洗個熱水澡吧,裸體美人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