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4-10-26 21:20
点击:454
章节字数:45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ishiko 于 2015-4-19 09:44 编辑



3_



Anna和Ariel交往好幾個月了,Merida有一度曾懷疑,Anna會不會受不了Ariel的緊迫盯人而分手。

Merida覺得Ariel是一個控制狂,草木皆兵到什麼都能引起她的猜忌,她心細如髮目光如炬,沒什麼能瞞得過她。根據Merida和Ariel的交戰史上百戰百敗的戰績,Ariel可列為Merida心目中十大恐怖凶器之首,雖然她曾聽過Ariel在Anna面前智商折半的彆腳辯論,她還是很擔心Anna。--這個笨蛋一定是被囚禁在Ariel的海底地牢裡了



雖然Ariel知道Merida和Anna只是朋友,但偶爾她們單獨出去時,Anna還是會接到Ariel的電話。有一次Anna忘記帶手機,Ariel甚至打給Merida。

Ariel在電話中很有禮貌,甚至讓Merida感覺她是特地打來關心她、只是順便問問Anna是否安好。不過掛上電話,Merida看了一下手表,還是忍不住說:「Anna,你家Ariel會不會太誇張啊!我才跟你出來兩個小時耶!」

「喔,她只是怕我們回不去吧?今天雪下超大的。」Anna坐在副駕駛座笑道:「真的卡在路上再打給她吧,她會想辦法弄個道路救援的。」

「你們平常相處還好嗎?會不會常吵架?如果是我早就跟她翻臉了。」Merida問,但她也知道真的和Ariel翻臉吵架,她必輸無疑。

「很好啊,她對我超好的耶。我們沒吵過架。」Anna握著手中的熱可可喝了一口,笑得很甜。

「真的假的?沒吵過???」Merida很驚訝:「喔我知道了,你是軟柿子隨便她捏吧!可憐的Anna。快告訴我,她會不會打你?」

「你想到哪去了?她怎麼可能打我。」他們在紅燈停下來,Anna幫Merida把熱紅茶的杯蓋打開遞給她。

「謝謝。」Merida啜飲了一口,問:「真的沒問題?不用幫你報警?」

「報什麼警啊!!」Anna哈哈大笑。

「Ariel強勢又難搞,她把你吃死死的吧!你是因為吵不過她所以都不敢跟她吵?還是怕她挾怨報復??」Merida繼續追問。

Anna笑道:「還好跟她在一起的人不是你,你一定會死得很慘。」

「我知道啊!馬的我也沒想跟她在一起。所以??她一直虐待你?」

Anna笑得不能自己:「才不是。我跟她交手沒輸過,Ariel被我管得服服貼貼的。」

Merida眼睛一亮:「怎麼贏的?教我!!!我這輩子一定要贏她一次!!」

Anna笑道:「先承認我才是最強的。」

「你強個屁,快說啦!什麼時候你口才竟然比她還好了?」

「你學不會啦。她口才好又不關我的事,她吃軟不吃硬,我根本不用跟她吵,裝可憐撒個嬌她就投降啦,屢試不爽。」

「喔,就你上次跟她視訊那樣嗎?呿,打死我都不學。」

Anna得意的說:「那你就認輸吧。欸欸欸!Merida,我們三個可以玩剪刀石頭布耶,Ariel贏你,你贏我,我贏Ariel。」

Merida鼓起臉呼地吹了一口氣:「好爛的遊戲。」

Anna繼續說:「好吧,換個遊戲:Ariel統治世界,Anna統治Ariel。」

「幹,我不想被暗黑力量統治。」

Anna笑道:「你說,Anna是不是很聰明?」

Merida扁扁嘴:「勉強說你傻人有傻福。」

Anna抗議:「什麼傻人有傻福!?這叫大智若愚,以柔克剛。」

Merida聽到這句話,認真的轉頭看了她一眼:「欸?難道你以前的笨都是裝出來的??」

Anna哭喪著臉趴在儀表板上:「Merida,我在你心目中一直都很笨嗎.....」

「呃....你這是要我怎麼回答.....」

「我才懶得跟你們這些好鬥的人吵,吵贏了又不會多一塊肉,勝負於我如浮雲,這幾年來我看開了。」Anna裝出老人的聲音說。

「那對你來說什麼不是雲?」

「你們啊,你們對我來說比那些有的沒的重要多了。」

「...........Anna,為什麼我起了雞皮疙瘩?」Merida用力搓了自己的手臂。

「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Anna笑著唱道。

「No!!越來越噁心了!!!」



Anna哈哈大笑,笑意漸漸退去後,說道:「我沒想過『女朋友』會對我這麼好耶。」

「好?什麼意思?」

「嗯...就是...她讓我覺得我對她來說是最重要的啊。」

「因為她無時無刻掌握你的行蹤?」

「才不是呢,哎,你不懂。那是一種感覺!!」

「好,我不懂。」Merida遲疑了一下,問:「比Elsa對你還好嗎?」

「喔....你怎麼突然提到她..」Anna頓了幾秒,說:「我不知道怎麼說,但他們完全不一樣。」

「怎樣的不一樣?」

「呃...火花?」

「什麼火花?」

「你確定你想聽嗎?就是看到對方就會想把她撲倒...,好吧不說這個,還有眼神的交流,Elsa總是躲避我的眼神,Ariel的眼神好像一把刀,想刻些什麼在我心裡...」

Merida噗哧一聲笑出來:「刻『Ariel到此一遊』?」

Anna聞言也跟著大笑,回答:「差不多。我們第一次上床的時候,她就用那種眼神看著我,說不管我們以後還會不會在一起,她都要我永遠記得她。」

「Anna,不要偷渡限制級話題。」

「哈哈,好啦。」Anna又喝了一口熱可可:「現在仔細想想,Elsa當時根本沒把我當情人吧?」

Merida驚訝的轉頭看Anna,Anna臉上沒有太多表情。

Anna繼續說:「雖然她對我也很好,但她總是隱藏著什麼,有時好像也只是被動的容許我的存在。」

「你恨她嗎?」

Anna搖頭:「不會啊。畢竟她當時也說了,只是試試看。而且我覺得讓心中有『恨』的人才是最蠢的。」

「你們到底怎麼分的?我想問很久了。」Merida繼續開車,看著前方的茫茫大雪。

「喔...我不能告訴你。」

「這麼神秘?」

「Merida,你覺得Elsa愛過我嗎?」Anna沒有回答,丟了個問題出來。

「我覺得她很愛你。」Merida肯定的說,時態用了現在式。

「是嗎?為什麼我感覺不到。」Anna抓起指南針撫摸著上面的A字凹痕。

Merida不知道怎麼回答,心想,那是因為有太多事你都不知道

Anna說:「我本來以為她會一直為我指引方向,結果她只是給我一個指南針。」

Merida說:「啊你是不會自己看地圖嗎?」

Anna笑道:「其實我覺得偶爾迷路也挺好的呢,叉路上的風景搞不好更漂亮!她對我來說,可能就是叉路上的風景吧。」

「.....喔。」Merida不是很想迷路。

Anna看著指南針的指針在四顆寶石間游移,說:「現在她就在....指針指的360度方位裡,大概和她在我身邊的意思差不多。」

「你這種粗略的方位概念去野外會很慘。」

Anna笑道:「她不是你學姊嗎?你們還有沒有連絡?我好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Merida很討厭隱藏秘密,尤其是對像Anna這麼親近的人,但她不得不跳過問題:「你還會想見她嗎?」

「會啊。」

「你都跟Ariel在一起這麼久了,還在想她?」

「欸,我就說他們不一樣嘛!」

「快說!你比較愛誰?」Merida逼問。

「Ariel是我的女朋友,我很愛她。」Anna頓了一下:「但我還是很愛Elsa。」

「想上床的那種!!??我要告訴Ariel!!!」Merida作勢要拿手機。

Anna搶過手機,笑道:「你知道沒有的。我跟她幾乎什麼都沒發生過。」

「咦?是喔?..喔..................馬的你害我剛腦中出現你和Elsa上床的畫面!呸呸呸!!」Merida不曉得為何Elsa和Ariel她都認識,但她就是比較排斥想到Elsa在做那種事的樣子。

Anna哈哈大笑:「就跟你說沒有,我才不敢玷汙你的助教大人。」



他們聽著廣播裡的音樂,Anna突然幽幽的說:「都是你,害我突然好想見她一面。」

「你不是才剛說指針有指到就跟在身邊一樣???幹嘛!?想上床!?Ariel~~你女朋友出軌囉!!」

「不是啦!!」Anna嘆口氣說:「好想抱她。」

「想抱她!?幹~~~~什麼!!」Merida加重語氣。

「你也知道我最喜歡撒嬌了~~不然你給我抱一下好了!」Anna故意笑嘻嘻的靠過去。

「噁~~~~我等一下送你去Ariel家,你們好好抱個夠。」Merida用一根手指頂在Anna額頭把她推了回去。

「哎,就跟你說不一樣!不用載我過去啦,我們今晚要視訊閃到你瞎掉。」

「幹!」Merida捶了一下喇叭。





Ariel和Merida私下還是常連絡,Ariel很關心各種社會和政治議題,Merida有時會在她網路上的分享當中看到自己也關心的,通常在和Ariel辯論一場、也輸得一蹋糊塗後,她就會加入活動。



過了好幾個月,有一次她回寢室,又撞見Ariel和Anna。他們在床上,謝天謝地他們衣著整齊,正擠在一起看著筆電的螢幕。

「你們好啊。」Merida把裝著沉重原文書的背包放在地上。

「Merida,我們要去參加遊行,你要不要去?」Anna跳下床笑著問。

「你還敢去?什麼遊行?」

「同志遊行。訴求是反歧視、婚姻平權和收生養小孩的權利。」Anna笑道。

「呃......」Merida看過一些同志遊行的照片,通常大家都穿得花花綠綠的,偶爾也有些穿得很少的人出現,就像是個特殊的嘉年華會。她完全支持同志的權利,但說要上街遊行,就是覺得有點...怪。

「你是怕被誤會成同志嗎?」Ariel也走過來,單手環住Anna的腰。

「倒也不是...」Merida不認為自己必須去定義性向,她就是她,獨一無二。她也不認為大家有必要把事情搞這麼複雜,兩個人看對眼就好了,干他人屁事,她實在懶得去分類什麼LBGT。

Ariel沒有就Merida的認同做文章,只是笑道:「沒關係,我尊重你,我有很多老戰友,也不見得支持這些議題。他們有些人...很保守。」

Merida說:「我看過他們在你網頁上講得有點難聽的留言。理性一點的,口頭上說尊重,實際上卻不認為你們值得享有一樣的權利。你不會覺得生氣,或覺得被背叛嗎?我是說,你曾經為他們奮戰過這麼多次,但他們卻不支持你--尤其這是跟你這麼切身相關的問題。」

Ariel笑道:「我會盡量跟他們溝通,但不管他們接不接受,都不會影響我未來是否還要和他們站在同一陣線上。我看事不看人,不管他們曾讓我失望幾次,我還是會為他們而戰。」

Merida問:「為什麼?」

Ariel說:「沒有為什麼,這是我的原則。我只做我認為對的事。」



Merida呆了幾秒,Anna轉身抱著Ariel親了一下:「Honey~你真是我見過最棒的美人魚!」

「哦?是嗎?你還見過哪些美人魚?快告訴我。」Ariel挑了Anna的語病,笑著在她耳邊低聲呢喃。

「喂喂喂,你們等等再放閃...好啦,再讓我想想。」Merida遮住眼睛說。



後來Merida跟她們去了遊行。




-----

PS. 前兩天剛好有同志遊行,向這條路上奮戰不懈的人致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