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4-10-06 22:33
点击:518
章节字数:40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ishiko 于 2015-4-19 09:25 编辑



時間同ANNA篇CH.15~16

R





「小雪花,最近很忙喔。」過了一陣子的晚上,Rapunzel撥了視訊給Elsa,邊說邊壞笑著。

「還好啊。」Elsa臉上帶著微笑,看來心情不錯。

「忙到都沒空找我吃飯了呢,我好寂寞~~」Rapunzel故意嘟起嘴。

「明天可以啊。」

「明天?Anna一起嗎?我才不要當電燈泡呢~」

「哦...那...我再問她看看。」

「Anna在你家嗎?」

「沒有啊。」

「你們...嘿嘿....」

「怎樣?」

「『性』福嗎?」Rapunzel想知道,Anna該不會在床上也這麼不體貼吧。

「你打來是專門問我這個?色狼。」

「也不是啦...說一下嘛!!!我超好奇的!!!」

「不想跟你說。」

「小氣....Elsa!!不要再低頭寫作業了!!」

Rapunzel聽到電腦另一邊傳來一陣輕笑。

她看著畫面裡的Elsa,完全就是個戀愛中的女人,笑得有點傻氣。

「喔...好,我想你們過得很幸福,那我就放心了。」Rapunzel笑道。

「我們會的。」



切斷視訊,Rapunzel呈大字型倒上床,她瞪著天花板,腦袋空白了很久。



「這位辣妹,你占據了我的床。」Eugene走進房間,只穿了一件內褲。

「Hey!這是我的床!你是哪裡來的暴露狂小偷?」Rapunzel裝作很驚恐的樣子。

「Hi,辣妹,我正在找一種叫做Rapunzel的寶石,你有看到嗎?賣的錢我可以跟你五五分帳。」Eugene用屁股用力跳上床,震波把Rapunzel彈得滾向一邊。

「休想把我賣掉。」Rapunzel翻回來,勾住他的脖子,咬了一下他的耳朵。然後她發現手指上被套了一顆鑽戒。

「我想...我找到我的Rapunzel寶石了。」Eugene牽起她的左手吻在無名指上。





在Eugene跟她求婚、她也高興的答應以後,Rapunzel跟學校申請了舊活動中心攀岩場旁的空地來畫圖,她架上一塊很大的畫布。她覺得這麼高的地方,與其搬樓梯,用旁邊的攀岩場爬上去再固定住自我確保,還比較安全。而且這樣真是超好玩的。



她想畫一個冰宮。她最近突然想起在她第一次染成棕髮時,回寢室看到的冰宮模型。後來再也沒在Elsa那裡看到這個東西,問了也只說弄丟了。

「Elsa,對不起,我當時只是隨便說說,我知道那是冰宮,不是太空梭。」她曾跟Elsa道過歉,Elsa一定是氣她羞辱了她的創作,就好比是看到書法大師寫了馮京但故意念成馬涼一樣吧。

但Elsa還是沒把模型拿給她。她知道Elsa不是小氣的人,不可能會捨不得送她那個模型,後來她再提起這件事,Elsa就只說,這件事已經過去了,請她不要再提起。



活動中心沒人的時候,她在裡面用攀岩主繩盪鞦韆。現在沒有人會板著面孔站在旁邊制止她了。



後來,她突然覺得盪鞦韆沒這麼好玩了。



----



這天下午她又呆坐在畫布前,畫布上方刷上很多層次的粉紅色,下方依然留白,看起來像一個未完成的玫瑰色的夢。

她站起來往後退,坐在鋼琴前的椅子上,打開琴蓋。她敲了幾下琴鍵,彈了一首簡單的歌--小時候她媽媽曾經想教她彈鋼琴,但她沒耐心學太久。

她移開自己戴了戒指的手,看著八十八個黑白相間的琴鍵,安安靜靜的排在眼前。它們不動的時候,真是太安靜了啊。





突然從後方飛來什麼東西,左邊的低音琴鍵被那東西撞上,發出一串噪音。

她回過神,從地上撿起一顆被插了一枝碳纖維箭的網球。

「在發呆啊?」Merida笑著從她後面走過來,接過網球,把箭從球裡拔出來。

「沒想到神射手也會彈鋼琴?」Rapunzel回頭笑道。

「當然啊,要不要再射一次給你看?」Merida哈哈大笑。

「我要去跟學校告狀,說你破壞公物。」

「你去啊,順便說你把岩場潑得色彩繽紛。」

「這叫美化環境!」Rapunzel笑道:「你剛去射箭?」

「對啊,森林裡都沒人,練箭剛好。」Merida把箭收回箭袋,網球塞進背包。

「你知道森林裡有女鬼嗎?」

「屁啦,有的話我順便射死她,為民除害。」

「真的啦,你不要在森林裡練射箭。」

「為什麼?我才不相信有鬼,大學生超無聊的,編一堆鬼話想嚇誰。」

「好吧,說實話,有人會去,我怕你射到人。」

「除了我誰敢去那種鬼地方?」

「就是有人會去。射箭場不是在山下嗎?你去那邊練就好了啦,不是跟你開玩笑,射到會出人命的。」

「好啦好啦。」Merida攤手表示答應了,接著問:「你畫畫卡關了?」

Rapunzel聳肩:「大概吧,沒什麼靈感。你最近都一個人?」

Merida撇撇嘴:「你又不是不知道Anna交女朋友就等於消失了。以前嫌她太黏,現在又有點想念她了。欸,你有空嗎?我們出去玩。」

「嘿嘿,好啊!」Rapunzel露出調皮的笑容,開始尋思。

「喔,不不不,我們不能再玩惡作劇了,給你看一個東西。」Merida從背包拿出一疊釘在一起的A4紙。

「Merida,不要羞辱我,我看不懂你們的鬼數學作業。」Rapunzel整本像鈔票一樣翻過一次就還給她。

「你看這個。」Merida指著封面的評分。

Rapunzel認出那是Elsa的字,寫著:「A+ (or F, if you keep playing tricks on me)」Rapunzel忍不住大笑。

「你還笑得出來,到時候我被當掉都怪你。」Merida瞪了她一眼。

「不會啦,她刀子口豆腐心。」

「哈哈,要惡作劇等我撐完這學期,下學期她應該不是助教了吧。」Merida笑道:「Anna上次被殭屍嚇到的臉好好笑,可惜沒嚇到Elsa。」

「都怪你動作不像殭屍。」Rapunzel做出一個張牙舞爪的慢動作:「要像這樣才對!」

「明明就是你化妝技術有待加強!」Merida繼續抗議:「現在Anna連去洗澡都把手機帶著,我很難偷。」他們上次各自偷了Elsa和Anna的手機,交換後放到另一個人的袋子裡。

「欸,我的任務比你難很多好不好!Elsa閉著眼睛都能從她的袋子和皮夾找到所有的東西。算了,這個不好玩,她才10分鐘就發現了。」Rapunzel站起來收了背包:「走吧,在你脫離助教大人的掌控前,不鬧他們了,我們玩別的。」

「喔耶!Surprise me!」Merida開心的跟上。



---



過了幾天,Merida又來舊活動中心找她。

「你又去森林射箭?」Rapunzel看著她身上的弓和箭袋。

「沒有,我怕出人命。你想不想一起射箭?」

「呃,你知道我向來都精神渙散。」Rapunzel翻起白眼歪歪嘴。

「好吧...看你開車就知道了。唉,好難找到射箭咖。」

「你現在想出去玩?」

「對啊!你有空嗎?你每次提的都超好玩的。」Merida雙眼閃耀著期待的光芒。

「喔...」Rapunzel想了一下:「我是有件事還沒做完,你不覺得無聊就一起弄吧。」

「沒問題!」





「噢,我沒想到是做巧克力耶,你不怕我搞破壞也OK啊。」Merida到Rapunzel家的廚房,看著模子:「你哪來的西洋棋巧克力模啊?」

「自己拿真的西洋棋翻模的,最麻煩的事我已經搞定了。」Rapunzel正在爐子上加熱兩鍋不同顏色的巧克力。

「你的白巧克力不怎麼白耶。」

「因為Anna不喜歡吃純白的,我用牛奶的熔。」

「喔。做這給他們要幹嘛?」

「我很久以前有買過一組西洋棋巧克力跟Elsa下棋。」

「然後勒?」

「我知道她很會下棋,可是沒看過她攻勢這麼凌厲。」

「為什麼?」

「因為被吃掉的棋子就可以真的被吃掉啊!」Rapunzel大笑。

Merida跟著大笑,接著說:「噢,糟糕,我不覺得Anna會下棋。」

「那就讓Anna玩白棋,白棋會先走,而且Elsa吃的棋子都給她吃。」

「你好聰明喔!」Merida拿起其中一鍋開始倒入模具中。





他們找了一天去Anna和Merida的寢室,坐在旁邊看Elsa和Anna下棋,兩人的戰鬥力相當懸殊。

「Anna,你的士兵不能這樣走。」Elsa把Anna的士兵移了回去。

「為什麼?又沒擋到!」

「有。」另外三個人一起說。

「......」Anna鼓起嘴巴,移了皇后。

「Checkmate.」Elsa移了主教。

「喔耶!你贏了?所以...我可以吃了!」Anna拍手笑道。

「這真是我看過最快結束也最無聊的一場棋局。」Merida咕噥了一聲,往後用力倒在床上。

Elsa看著棋盤:「你還沒輸啊,可以移城堡來救...喂!我們還沒下完!!不要吃掉你自己的皇后!」

「沒關係我認輸了!哇嗚,皇后好大顆,看起來超好吃的,啊,是真的很好吃!Rapunzel你真是調巧克力的天才...下一個吃騎士好了!」Anna嘴巴已經塞滿了巧克力。

「........我覺得剛剛認真跟你下棋的我是個白痴。」Elsa瞇眼瞪著Anna,Rapunzel知道她一點也不生氣。

「好啦,我知道你也很想吃。這個叫.....鳥盡弓藏,兔死狗烹....」Anna笑嘻嘻的把黑色的士兵拿給Elsa:「士兵有八~~~個喔,你可以慢慢享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SHOOT
LSHOOT 在 2020/03/12 20:37 发表

标题:我要站Anna和Elsa了

我要站Anna和Elsa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