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4-09-20 21:16
点击:567
章节字数:55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ishiko 于 2014-9-20 21:31 编辑


感謝讀者厚愛。

第二篇不虐Anna啦...不要一邊看第二篇一邊對照第一篇就好了 @0@



第二篇:RapunzEL




2_


「Elsa,我真的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可以學會有點教養,不要老是玩得這麼瘋。」數不清是第幾次Elsa在放學回家時聽到她媽媽皺著眉頭說。她綴著綠色格子領巾的深灰色西裝外套、白色制服襯衫和黑色百褶裙都沾滿泥巴,鞋子、襪子、書包、頭髮也是。「你自己去洗乾淨吧。」她媽媽說完,走進廚房。


Elsa走進浴室,把制服脫下泡在水桶裡,倒入洗衣粉,把水龍頭開到最大,水嘩啦啦的沖在她的制服上,她懷疑這些汙漬永遠也洗不乾淨。她很想把自己也泡到水桶裡,淋上漂白水用力搓一搓。

洗過衣服,她泡進浴缸清洗自己的身體,她的手臂沾滿黑色和藍色的墨水,被寫了很多難聽的字眼,她想盡快讓沐浴時間結束,不想回憶同學們熱熱黏黏的髒手抓住她時噁心的觸感。

當這種生活成為常態後,有一天她發現自己有了潔癖。


她已經搞不清楚自己是本來就這麼沉默,還是慢慢喪失與人溝通的功能。她不懂為何同學總是看她不順眼,明明她一直都很小心翼翼。一開始他們只是拒絕讓她加入遊戲,她還會默默站在旁邊看,覺得那些遊戲應該很好玩吧?後來她就變成他們的遊戲之一,從拉她的馬尾開始。所以她開始綁辮子,這樣她就不用每天重綁好幾次馬尾。

她曾經有過一兩個好朋友,直到有天她背上被扔了泥巴,回頭看見他們的臉,充滿鄙夷卻又開懷的笑著。


「怪胎」是她最常被取的綽號,她漸漸習慣同學用綽號代替她的本名,也漸漸覺得這綽號並不是這麼糟,至少寫在手上並不長,洗掉不會花太多時間。「資優生,很了不起嗎?你什麼都會嘛。」他們翻著她的書包,想找到她還有什麼和他們不同的東西。她冷眼旁觀他們對她做這些事,好像那不是她的書包、她的書、她的頭髮、她的衣服、她的身體,她也毋須為這些身外之物煩惱。

--只要回家再聽幾句媽媽的抱怨,事情就過去了。



十歲那年,班上來了一個轉學生,她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好像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個陰暗的角落。她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Rapunzel,要大家多多指教,「我想跟所有的人當好朋友!」她張開雙臂笑著說。


她很快就會看出班上的風向,加入其他人的團體,一起欺負自己吧?不知道她會不會想出什麼新把戲。Elsa心想。


老師指定她坐在Elsa旁邊的空位,因為沒人想坐在那。這堂課是自修,老師交代一下事情就出去了。


「Hi!」Rapunzel坐下來,笑得露出兩排白牙,跟她打了招呼。

「.....Hi。」Elsa瞥了她一眼,很小聲的回答。

「你叫什麼名字?」Rapunzel笑著問。

「Elsa。」

「我喜歡這個名字!」Rapunzel咧嘴一笑。

Elsa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沒有回答。Rapunzel持續上上下下打量著她,Elsa用眼角餘光看她熱切的樣子,覺得渾身不自在。

Rapunzel說:「你長得好漂亮,我喜歡你頭髮的顏色。」

Elsa愣了一下,禮貌的回答:「謝謝,你的比較好看,我的頭髮好像未老先白。」她也轉頭看著Rapunzel一頭亮金色的長髮,不像她自己的有些微卷,Rapunzel擁有完美的直髮,不受拘束的披在肩上和背上,光澤顯得特別閃亮。

Rapunzel被她逗笑:「金髮太普通了,你的白比較酷,好像雪。」說著伸出手去摸Elsa綁在背後的粗辮子,Elsa被她的動作嚇了一跳,過往的糟糕經驗讓她馬上退後靠向牆壁。

「喔...喔,對不起。」Rapunzel舉起兩隻手做投降姿勢,「我想...我們應該慢慢來?」說著伸出手:「你願意當我的朋友嗎?」

Elsa緊抿著嘴唇看著她沒有回答。

「Well....it's okay...我會等到你願意跟我當朋友的那天,好嗎?」Rapunzel的手懸在空中幾秒後,有點尷尬的收回手,還是笑著說。

「I am sorry.」Elsa回答,轉回頭,把注意力拉回她正在畫的圖上。

「哇!你會畫畫!你在畫什麼?」Rapunzel湊過去看,Elsa馬上蓋住那張紙,警戒的看著她。

Rapunzel再度縮回手,「Oh...sorry....我一直踩到你的線,是嗎?」

Elsa想跟她說並不完全是這樣,但她只是看了Rapunzel一眼。

「如果我冒犯到你,請你直接告訴我,可以嗎?」Rapunzel很誠懇的說。

Elsa又看了她一眼,對上她熱切發亮的眼神,很快的被燙得收回視線,微微點了頭。


「Rapunzel,不要跟那個怪胎玩,她不會理你的。」兩個同學走過來說。

「Hi!你們好。」Rapunzel回頭,一樣很熱情的跟他們打了招呼。

「你想看很酷的東西嗎?跟我們來。」其中一個同學Jeremy說,他最喜歡欺負Elsa。

「好啊好啊!」Rapunzel興奮的點頭,起身離開前,回頭跟Elsa說:「我等等就回來。」


等她走後,Elsa偷偷瞄了她的背影,他們正圍在遠處某人的座位熱絡的談笑著。

不用多久,她就會選擇不跟我當朋友了。Elsa在心裡嘆了口氣,回到自己的畫上。



Rapunzel有一種獨特的魅力,很快征服了全班的同學,真的如她所宣示的和每個人當了好朋友。她回到座位時,也總會和Elsa聊上幾句。--如果Elsa有回應的話。


「Elsa!這個給你。」這天下課時,Rapunzel臉上掛著有點不好意思的笑容,塞了一張紙給她。

Elsa打開來看,是一張小卡,上面畫了一個穿裙子的女孩,接近白色的長髮挽了個辮子垂在右肩,頭上戴了髮箍,圓圓的臉上有一個彎彎的上揚弧線,看起來有點像傻笑。

『她在畫我嗎?』Elsa有點害羞。

「我也很喜歡畫畫,但是沒有你畫的好...希望你不要介意!」Rapunzel展開一個無害的笑容。

「謝謝你,我很喜歡。」Elsa很高興,但臉上只是帶著微笑,她小心翼翼的把畫收了起來。

「你喜歡?真是太好了!那麼...我可以和你一起畫畫嗎?」Rapunzel往前湊近一點,開心的問。

Elsa笑著點頭,Rapunzel歡呼了一聲,從背包拿出一盒彩色鉛筆,打開盒子放在他們兩人桌子的中間:「我有這些顏色,我們一起用。」

Elsa將筆掃視一輪,笑道:「你有兩支很特別的綠色。」她第一次比較仔細的端詳了Rapunzel的臉,拿出一張紙很快的畫了一張她的速寫,用上那兩支綠鉛筆畫了Rapunzel淺綠色的眼睛。

「哇!哇!哇!!!!」Rapunzel看她畫著速寫,不斷發出驚嘆聲,「Elsa, you are very amazing !」

Elsa第一次聽到同儕稱讚自己,心裡有一點得意,臉上依然保持著鎮定的表情。畫好後,她微笑著把圖送給Rapunzel:「這是我的謝禮。」

Rapunzel高興得跳起來,收下那張紙:「謝謝!!我一定會好好保存!」


這是他們第一次交換彼此的畫。


Rapunzel的出現成為班上的新熱點,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他們幾乎忘了Elsa的存在。過了好一陣子熱潮淡去後,同學開始覺得無聊,懷念起小惡作劇了。


這天放學時,大家正在打掃教室,Elsa在走廊拖地,幾個同學鬼鬼祟祟的經過,突然提起地上的水桶潑到Elsa身上。「Surprise!」

Elsa嚇了一跳,習慣性的躲到一邊,但裙子還是被濺濕了。

「我想....有人需要涼快一下!」一個同學不知從哪又提來半桶水,邪惡地笑著。

「你們在做什麼?」Rapunzel打掃外掃區回來,看到這光景,大聲問道。

幾個同學一起看向Rapunzel,主事的Jeremy發話:「Rapunzel,給你一個選擇,把這桶水潑到Elsa身上,你就是我們的朋友。或者,我們會把水潑到你身上。」


Rapunzel憤怒的看著他們不說話,Elsa站在遠處,心裡惴惴不安。她覺得Rapunzel會選擇主流的那邊,畢竟她根本不值得她的犧牲,更何況...她們兩個連朋友都不是。她幾乎想走上前結束這個難堪的對峙,自己把水潑到身上。


「如果一起欺負別人才是你們定義的朋友,給我選一百萬次我也會選另一邊!」當時一百萬是Rapunzel所知道的最大的數字。Rapunzel很大聲的吼出她的決定。


所有人,包括Elsa都愣住了。幾秒後,Jeremy說:「很好,如果你做了這個選擇...」提起水桶就要往Rapunzel潑來。Elsa衝上前想攔下他,但Rapunzel動作極快,拿起她手中的掃把凌空掃過,砰的一聲巨響,水桶狠狠砸在Jeremy鼻樑上,除了把他弄得一身濕,還流下了鼻血。


「還有誰?放馬過來!」Rapunzel瞪了他一眼,單手拿著掃把像關刀一樣撐在地上,插腰大聲說。

所有人呆若木雞站在原地,現場只聽到Jeremy摀著鼻子的哀嚎聲。過了幾分鐘,有人去叫老師過來。



那天Rapunzel被罰留校打掃體育用具的儲藏室。


「Elsa,你該回家了。」Rapunzel拿抹布擦著玻璃櫃,笑著說。

Elsa從剛剛一直跟著她,也拿了另一條抹布在儲藏室另一頭擦拭著,沒有回答。

「我一個人就可以了。」Rapunzel又說,輕快的翻上跳馬:「而且,你看這些東西這麼髒,就算不擦也沒人曉得吧。」Elsa還是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看了她一眼,又繼續手上的工作。

Rapunzel嘆了口氣:「Elsa,我不是為了你才跟他打架的,我只是看不慣霸凌,今天換成任何一個人,我都會做一樣的事,你不要覺得你欠我什麼,可以嗎?」

Elsa竟感覺有點失望,沒有抬頭。

「而且,你根本就還沒答應當我朋友不是嗎?」Rapunzel在跳馬上躺下來,兩腳壓在旁邊一箱排球上。


Elsa聞言,沉默了很久,放下抹布站起來走向跳馬,緩緩伸出左手,想了一下,改伸出右手,小聲問:「你願意當我的朋友嗎?」

Rapunzel看到她的動作,知道她注意到兩人的慣用手不同,她開心的翻下跳箱,雙手握住Elsa的手,大聲說:「我願意!」

兩人相視微笑許久,Rapunzel說:「我有個提議。」

Elsa問:「什麼提議?」

Rapunzel大笑:「去他的處罰,我們逃離學校吧!現在!」

Elsa遲疑了一下:「可是...」

Rapunzel拉住她的手往門外拖:「因為,我們沒有做錯任何事!」

Elsa看著她堅定的眼神,笑著說:「好吧...」話還沒說完,就被拖出房間,Rapunzel用力踢上門,拉著她往腳踏車停車棚跑去:「趁天還沒黑,我們出去玩!」


他們騎著腳踏車往郊區前進,Rapunzel沿路開心的唱歌,Elsa發現自己很喜歡她的歌聲,和她不受拘束的金色長髮在空中飛揚的樣子。

他們的學校離郊區不遠,但Elsa住在城區,Rapunzel住在郊區。「我們家附近有一條小溪,傍晚的時候會變成粉紅色的,還可以看到山,冬天會有積雪。」Rapunzel一邊騎車一邊興奮的描述。

「你要帶我去你家?」Elsa問。

「可以嗎?你還可以在我家吃晚餐,只要等等回去的時候跟我爸媽說一聲就好了。」

Elsa有點猶豫:「但我從沒在同學家吃過晚餐...」

Rapunzel笑道:「凡事總有第一次,你要在我家過夜也可以喔,如果你不怕狼...」

Elsa睜大眼睛:「你家養狼!?」

Rapunzel大笑:「當然不是我家養的,森林裡面有狼,他們晚上有時候會叫。你怕嗎?」

Elsa不是很清楚那是什麼東西,沒有回答。


看到Rapunzel家的時候,Elsa覺得很新奇,那是一個在森林邊緣的簡樸的房子,不像Elsa家這麼華麗,但布置得很溫馨。Elsa覺得這根本是童話故事裡的森林小屋,Rapunzel大概是小紅帽吧。

Rapunzel的父母很親切,他們請Elsa撥了電話回家,Elsa的父母很驚訝她竟會到朋友家玩,在Rapunzel父母的熱情邀約下,Elsa第一次留宿在朋友家。


他們在小溪邊欣賞粉紅色的夕陽,Rapunzel脫下鞋子,赤腳在草地上跑來跑去,「打赤腳超舒服的!你一定要試試看!」Elsa遲疑的脫下鞋襪,踩在冰涼的草地上,草根扎得她腳底有點癢。

「我超喜歡打赤腳的,但是在學校沒辦法,哈哈。」Rapunzel翻了個跟斗。「還有翻跟斗,很好玩喔!我教你!」她向Elsa邀約。Elsa對她的活力感到不可置信,笑著搖搖頭婉拒,不好意思告訴她翻跟斗有時候會被看到內褲。

直到遠處山頭的紅光全部褪盡,她們才回Rapunzel家享用豐盛的晚餐。


「帕斯卡,這是我的新朋友,她叫Elsa。」Rapunzel很認真的跟她的寵物--一隻變色龍介紹她,Elsa不是很能理解他們的互動,她很慶幸Rapunzel沒有要求她和牠玩太久就把牠放回玻璃箱中。

Elsa看到Rapunzel把她畫的畫貼在書桌前,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我把它貼在最明顯的地方,方便我隨時想到你。」Rapunzel笑道。


當晚他們擠在同一張床上看著天窗外的星星,天南地北的聊著。Rapunzel說:「你知道嗎,雖然我有很多朋友,但你一定是最特別的一個。」

Elsa微笑沒有回答,Rapunzel轉過來笑著對她說:「Elsa,我超--級--喜歡你的!」

Elsa笑容更深了,輕聲回答:「我也很喜歡你。」

Rapunzel聞言開心的咯咯笑,雙手圈在嘴邊像狼一樣嚎叫:「啊嗚~~」

Elsa被她滑稽的狼嚎逗笑了:「原來你家真的養狼。」

Rapunzel大笑:「怕了吧!狼人變身囉!」說著搶過棉被蒙在自己背上,像狼一樣撲向Elsa。

Elsa笑著翻下床倒在地毯上,Rapunzel拖著棉被追下去,兩人笑著在地上扭打。


不知道玩了多久,他們終於累得在地毯上睡著了。


隔天他們一起騎車上學,Elsa沿路思考該怎麼面對同學們。她不想害Rapunzel為了她被邊緣化,她是那麼自由自在、應該活在快樂的國度,不應該因為她的連累而被大家排擠。也許,裝做他們還是不熟的樣子吧?

Rapunzel似乎一點也不擔心這些問題,在晨光中依然唱著她自己編的歌。


停好車,Rapunzel牽起她的手一起走向教室。Elsa的疑慮很快粉碎了,她自私的不希望失去Rapunzel的陪伴。


「早安,Jeremy。」Rapunzel一走進教室,就拉著Elsa一起走向Jeremy,他鼻子上貼了很大一塊繃帶,額頭有塊明顯的瘀青,又怒又怕的看著Rapunzel。其他人都後退了一步,一片肅靜的看著他們三個。

「對不起昨天打了你,」Rapunzel跟他鞠躬,「我們還是朋友吧?」

Jeremy遲疑的看著他們兩個,恨恨的說:「你這暴力女!」

「我發誓我不會再打你了,okay?」Rapunzel展開一個足夠殺死人的甜美笑容,接著立刻嚴肅的說:「但是如果你們敢再欺負我的好朋友Elsa的話,不要怪我不客氣。」


Elsa很驚訝她如此直白的處理這件事,好像昨天的衝突只有芝麻綠豆大一樣。她也完全被Rapunzel英雄式的宣言再度征服了。


「好吧....」Jeremy勉強伸出手,Rapunzel馬上笑著跟他握了手,然後拉過Elsa的手:「重新跟你介紹我的好朋友Elsa,你們要好好相處喔!」

Jeremy和Elsa尷尬的看著對方,勉為其難的握了手。

「OK,GOOD!Let's find something to play!」Rapunzel拉著他們一起跑出教室,在校園裡尋樂子去了。



Elsa從未想過自己的人生會因為一個人而改變,Rapunzel在她生命中出現後的幾年,是她所能想像的最美好的日子。

因為Rapunzel,她和班上同學有了聯繫的橋梁,他們不再排擠她,也漸漸發現她令人欣賞和喜愛的一面。

下一個學期選幹部的時候,Rapunzel舉手大聲推舉Elsa當班長。

「我不行啦!」Elsa低聲說。

「不試試怎麼知道?」Rapunzel調皮的笑道。

出乎意料的,Elsa當選了,她的早熟也似乎很適任這種職務。她就這樣一路當到高中畢業,直到大學還在忙系務,然後選上系學會長,這是後話。


但Elsa並不很在乎這些行政庶務帶來的困擾或虛榮,她只想盡量滿足Rapunzel的期望,--所有的期望。





簡繁體轉換出錯: 翻跟"斗"的"斗"變成"鬥"爭的"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