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无标题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4-09-20 12:30
点击:626
章节字数:29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ishiko 于 2014-9-20 12:53 编辑


(全部的結局我覺得是Happy Ending,不過要看大家對HE的定義是.... XD)

然後Elsa很壓抑沒錯...








之後幾天,Elsa一直躲著她。

她常常掛離線,電話不怎麼接,接了也總說在忙,更詭異的是她也不常待在系館,Anna不知道她還能去哪裡。


『是我嚇到她了嗎?但是...明明比較"可怕"的是她...』Anna不知道該怎麼跟Merida啟齒她們的問題,她知道這麼細節的描述會讓Merida很尷尬。


這天她在路上看到Hans一個人走著。Anna猶豫了一下,追上去叫住他。

「Hans!」

「Anna?」Hans回頭,笑著跟她打了招呼:「你一個人啊?怎麼沒跟Elsa在一起?」

「噢...我正想問你呢。」Anna沮喪的說。

「怎麼了?」

「她這幾天都不理我,我不知道她去哪了。」

「你們吵架了?」

「沒有,我們那天還玩得很開心,但是...」

「但是?」

「她送我回來的時候,我跟她接吻了。」Anna低下頭。

「喔,很好啊?」

「然後她就不理我了!!」Anna握拳說道:「她都沒跟你說過什麼嗎?」

「呃,沒有耶,我最近也很少看到她,我以為她都跟你在一起。」

「她有跟你說過她以前發生什麼事嗎?有什麼禁忌嗎?」

「嗯...沒有,我和她沒有這麼熟,而且你也知道她很少談論自己。我第一次聽她談到有關感情的事,就是你。但是也沒說很多,只說她遇到一個女孩而已。」Hans有點抱歉的說。

「好吧...」Anna低下頭嘆了口氣。

「加油,Anna。」分開前,Hans拍拍她的肩。


Anna想了想,決定去問Rapunzel,至少Rapunzel認識她比較久,會知道一些過去的事吧。她知道Rapunzel最近都在上次攀岩的舊活動中心畫圖,幾乎整天都會待在那。她正在畫一幅特別大的畫,跟學校申請了攀岩場旁的空白牆面,她很高興的說這樣她可以使用攀岩牆面而不需要使用樓梯。


天色已經黑了,學校的路面剛清過雪,但很快又積了薄薄一層。走到一半天空又降下雪,Anna撐起了雨傘。


她在側門收傘的時候,聽到鋼琴的聲音。她探頭一看,赫然發現是Elsa在彈鋼琴,Rapunzel則站在她的畫旁邊。她決定先不要進去,想聽聽Elsa怎麼跟Rapunzel談論她,於是悄悄的在門邊坐了下來。


Rapunzel一手拿著調色盤,一手在上色,身體隨著節奏輕輕的擺動著。那張畫是抽象畫,目前看起來只有各種不同的深藍色色塊,Anna完全看不出那是什麼,也不是很關心。

Elsa穿著一件白色的毛衣,淡藍色的襯衫領子穿過毛衣的V領展開,下半身的墨色長裙看起來並不是很厚,Anna不懂她為何不怕冷。「Elsa穿什麼都好看。她真的會彈鋼琴!」Anna隔著玻璃欣賞她專注彈鋼琴時的樣子,才幾天不見,她覺得好像已經過了幾年。雖然很想窩到她那件柔軟的白色毛衣裡,但遠遠看著她,像在台下看著台上的演奏家,Anna覺得這樣的距離也很幸福。

Elsa應該已經彈了很多首歌,但Anna聽不出歌和歌中間有斷節,一氣呵成好像是同一首一樣。


「Elsa,你心情不好嗎?」過了約十分鐘,Rapunzel突然轉頭問。

「為什麼問?」Elsa繼續彈鋼琴沒有抬頭。

「就...聽你彈鋼琴的感覺。你跟Anna還好嗎?」Anna覺得Rapunzel比她細心,或有音樂上的天份,或更了解Elsa--Anna無法從Elsa的琴聲中判讀她的情緒,這讓她覺得沮喪。

「......」Elsa沒有回答。

「你很久沒來找我了,今天一來就彈了半小時的鋼琴,你不跟我聊聊嗎?」Rapunzel放下筆和調色盤,靠近鋼琴展開一個和煦的微笑。

「她很好,」Elsa敲了幾下琴鍵,又說:「但我沒辦法和她當情人。」


『什麼?她說什麼????』Anna覺得天昏地暗,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事。


Rapunzel看起來也很驚訝:「為什麼?」

Elsa皺眉沒有回答,Anna這次可以聽出琴聲變得沉重陰暗了。

Rapunzel把手搭在她肩上:「小雪花...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嗎?我還期望你們一起來參加我的婚禮呢。」

『喔對,Rapunzel前幾天有跟Merida說,她和Eugene打算畢業後就結婚。』Anna心想。

「她可以去。」Elsa回答。

「噢,小雪花,你知道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最希望邀請的人就是你。對了,我想鄭重的問你,你願意當我的伴娘嗎?我想不到更好的人選了。」Rapunzel坐在她旁邊,展開微笑。

「你最不缺的就是朋友,不難找吧。」

「但是...我最在乎的是你啊!」Rapunzel笑著摟了她的肩:「你說過等我找到Mr. Right,可以跟他合唱那首歌,我想在婚禮上唱耶,到時候你可不可以幫我們彈鋼琴?」

「這麼久的事你還記得?」

「當然啊,不過我希望Eugene不會毀了那首歌。我們現在來唱好不好?」

「現在?」

「對啊,這次我們交換,你唱Raoul,我唱Christine?我得練練Christine的部分。」

「............」

「拜託你嘛。」Rapunzel輕輕搖晃Elsa的肩膀。


Elsa突然用力拍了琴鍵站起來,憤怒的說:「我不想當你的伴娘,也不想參加你們的婚禮!」

Rapunzel和Anna都嚇了一大跳。

「你生氣了?為什麼?」Rapunzel問。

「為什麼你認為我應該要去參加你們的婚禮?喔對,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應該要去目送你走向人生的另一個里程碑,給你我最誠摯的祝福?」

「Elsa....」Rapunzel站起來後退了一步,垂下了眉尾,看起來很難過。

「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盛怒的Elsa站起來往Rapunzel逼近,Rapunzel也慢慢往後退。

「Elsa,對不起,我當然有,但是...」

「你只是一直把我往別人身上推,之前是Hans,現在是Anna,這樣你就可以達到完美的平衡關係,輕輕巧巧的脫身?」

「Elsa....」Rapunzel退到牆邊,後面是她還沒乾的畫。

「Brunette,我一直想告訴你,我有多討厭棕髮,尤其是它們在你頭上的時候。」

Rapunzel眼眶一紅,流下了眼淚。

「Do you love me?」Elsa把她壓在畫上,瞪著她問。

「I love you...」Rapunzel哽咽道:「我真的希望你能快樂。」

「我不可能比擁有你更快樂,你看不出來嗎?」Elsa大聲道:「Marry me!」


這個告白像在Anna耳中打了一個霹靂。這是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她用手摀住自己的嘴以免尖叫出聲,不敢相信她看到聽到的一切。


Elsa把Rapunzel壓在藍色的畫布上,粗暴的吻著她。她們的手上身上都沾滿藍色的顏料,Elsa的背上留下Rapunzel藍色的掌痕。

Anna覺得,Rapunzel並不是完全抗拒這個吻的,雖然她還是流著淚。

她們之間有種東西悄悄的被點燃,看起來像是...欲望,非常濃烈的。


Anna眼眶一熱,不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無法再看下去了。


「I can't!」在Anna正要離開的時候,她聽到Rapunzel喊道,聲音痛苦而沙啞。她推開了Elsa。「我以為我們談過了,Elsa。」Rapunzel哭著,往另一邊的門口跑去,她駝色的大衣還留在椅子上。

Elsa在原地呆立了一下,視線穿過整面的玻璃窗,外面正飄著大雪。她拿了自己的傘追到外面:「等等,拿著我的傘!」

Rapunzel頭也不回,哭喊道:「我不要,我再也不需要你給的任何東西了!」說著很快消失在大雪中。


Elsa看著她消失的方向,肩膀抽搐著。她拿著傘,並不打算打開來,放任自己被大雪侵襲,頭頂和肩上很快積了一層雪,衣服也慢慢浸濕。


Anna擦了自己的眼淚,決定跟出去。她走到Elsa旁邊打開傘撐在她頭上,笑道:「我答應過你,在你像個傻瓜在雨中痛哭的時候會來救你。」她眼淚掉了下來。

Elsa回頭看見她,似乎有點驚訝,但很快的收起驚訝,她大概已經猜到Anna剛目睹了這一切。她說道:「我沒有忘記帶傘,而且這是雪不是雨。」

Anna說:「但是我還是我。」

Elsa幽幽地說:「你還是你,A-N-N-A。」


Anna覺得A-N-N-A這個拼字法有點耳熟。

Elsa其實記得她?她一直都記得她們三年前見過面?


「Anna,對不起,這對你來說太殘忍了。」Elsa說。

「It's okay. I love you.」Anna把Elsa擁進懷裡,Elsa遲疑了一下,輕聲說了句:「Silly girl」,然後緊緊抱著她,崩潰痛哭。



『I can never learn to be smart, can I?』







---


下面開放砸雞蛋,收滿一籃再繼續PO第二篇。


第二篇的時間軸和第一篇重疊,不想知道太多秘密的可以直接看第三篇,應該會有另一種樂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