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月犽風痕
更新时间:2013-06-27 22:54
点击:952
章节字数:21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月犽風痕 于 2013-6-27 23:05 编辑


啊!!!容我在此喊一下甜份不足啊!!!!!


感謝大家的回覆,鉛錢太忙未能一一回應大家真的很抱歉(土下座,大家能看的開心我也很開心!!!


於是


某犽因為嗜甜症候群又爆發,所以只好拿以前的文來止飢(??


以下是爆走產物,請各位看官謹慎食用{:4_329:}








私のことを好きですか?






「吶──,白石,你愛我嗎?」沒頭沒尾的緋山望著窗外的雨點道出令白石呆愣的語句。


「怎麼突然這麼問?」白石語帶不安的回應。


「回答就對了,囉嗦──哎!你幹嘛!」緋山看都不看白石一眼,彷彿她是對著玻璃訴說。卻不知白石已從後擁住緋山的纖腰,緊貼彼此的身軀毫無保留,緋山不爭氣的紅著臉,只因背部深刻感受白石的心跳。膊動的速度令緋山有些自責,因為她讀出了白石的不安。





「美帆子阿──為什麼這麼問呢?我阿......每一天都在反省我有沒有比昨天多愛美帆子一點。」


「哎!!白石……」


「我自以為以我們交往的時日,我絕對可以畫出完美的正相關直線,但你的問語卻一秒就讓我構築的信心瞬間瓦解了,你知道嗎?」


沉默許久,似是因為長時間沒有開口而造成白石的沙啞,附在緋山耳邊輕輕低語,聲線與平常不同,參雜了苦澀、無奈的調味粉。現在的狀況令緋山錯愕,其實那答案白石用每一天的行動都已不言自明,原本只是隨口問問想捉弄一下白石,卻得到了一料之外的……該說是深刻告白嗎?


「是不是我還不夠愛妳呢?你才問處這樣的疑問句?」


「是不是我不夠好?所以你才懷疑我是不是愛妳?」


「我知道我很懦弱又沒自信,但在美帆子的身上找到了光。此時,我卻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有資格成為緋山醫生的肩膀嗎?」


不給緋山思考的時間,白石持續進攻,布滿問號的語句不停的敲擊在緋山的心頭,令緋山由錯愕轉為驚恐的是句末那從未出現在獨處兩人時的敬稱。感受到肩上熾熱的淚水,緋山慌了。


「原來我的心意,一直……一直都沒唔──」






不知如何安撫白石的緋山,採用了最好最有效最迅速最深刻最直接最能把白石喚醒……自己也最喜愛的方式完封掉白石剩下的字句。但是,吻的熾熱點燃了白石與緋山心底的乾柴,轟──一發不可收拾。


同樣熟悉的場景、熟悉的長板凳、熟悉的人、熟悉的氣味,唯一不同的是現在標準時間臨晨5點20分與毫無人煙的走廊。依稀記得那一天的午後,有只溫暖的大手包覆著緋山的身軀,如此傲慢的醫生不是嗎!趁著緋山思緒神馳時,白石早已在頸側留下點點紅痕,這是懲罰,專屬於緋山的嚴厲懲罰。


「白石!那裡不……嗯──!」利齒摩娑在肩上,有效的喚回了緋山,同時也令她倒抽了一口氣,雙手緊緊往後扯著白石的肩部,欲拒還迎帶著些許不滿的蹭著白石的臉頰。


「換我問了,美帆子,你愛我嗎?」啃舐著緋山的後頸游移至耳邊舔下耳廓後低啞詢問。白石的左手在腰臀間環繞摩動,右手由腹部向下至腿內不停的倒帶重覆撫觸。緋山只用輕哼回答白石的語句,因為滿潮的快感令她無暇顧及周邊的事物,此刻,她只想放縱一回。正當白石以為緋山已完全放鬆時交給她時……






突然──


「惠,這裡太……」緋山還記得上一回在更衣室的種種,這次甚至連門板、窗簾都沒有,思及此她有說不出的羞恥感在蔓延。


緋山從褲內抓住了白石的右手阻止她的攻城霸業,臉頰微血管擴張堪比動脈出血更鮮明的色澤。白石愣了,羞澀濕潤的眼眸、開合微熱的唇角、汗漬布滿的額角,『忍不住』了,這是白石最後的腦部理智記憶。


「嗯──!」


「「痛!!!!」」


白石隔著底褲挪動著那溝壑、擠壓那頓點,緋山忍不住的弓起上身、頭往後仰,剛好撞擊了埋頭正意猶未盡啃著緋山背部的白石頭頂。






──────────────────────────分隔


『啪──』十本病歷躺在白石的桌上,對面是輕鬆坐在沙發上喫著香濃咖啡的緋山,怒瞪一眼白石,又將高領拉至下頷處。打了個冷戰後,白石摸摸鼻子開始努力的面對病歷山殲滅戰。


『不是清理過了嗎!』懊惱的緋山扭動著身體,想要把腿間黏膩的感受揮去。深不知這樣不停的與濕潤底褲磨蹭令緋山自己更難受,空虛感更甚方才。視線不停游移在牆上的掛鐘與勤奮的袋鼠上,還有十分鐘就能交班了,緋山重新整理起心情,撫揉著額角、雙腿交疊、眉頭深鎖,臉頰暈著淡淡的粉紅。






眼角瞥見緋山不對勁的行為,令白石分心書錯不知幾回,但每每以擔憂的眼神注視時,總是得到怨懟的怒視回禮。幾番重複之後,終於剷平病歷,喵了一下掛鐘『時候差不多了』,走向緋山提醒她準備一起回家。


「哎!!!!!」經過那先前的折騰,緋山果斷改變座姿背對著白石這才減緩那心底的小小慾火,深不知那小小的火點卻被那只大手熊熊重燃。


「緋山你生病了?!」當觸碰到緋山的剎那,白石便感受到那灼燙的溫度,隨即將她轉正覆上額頭測量體溫。『我說……白石好歹你也是個醫師阿』緋山內心吐槽這突然的近距離接觸,但心跳卻也不爭氣的加速了。


「快回家啦!!!」緋山小貓貓炸毛了。拖著那只大袋鼠也不管此時正逢上班尖峰到處充斥著工作同仁,直奔更衣室。


從手心的溫度,白石知道了,緋山沒有發燒,只是緋山需要另一個更特殊的專屬療程。一路上白石頂著超級閃亮的笑容,不知閃瞎了多少無辜的人士。


──「到家後,必定厚禮相待。」


更衣完畢後,白石附於緋山的耳邊輕語並啄了一下那薄唇,令緋山原本就微紅的頰側溫度此時更以等比級數攀升。兩位醫師牽著手,離開了醫院步上歸途,至於緋山離開時彆扭的走路方式與明早是否還能下床,這些都是後話了。




──────────────────────────後記



(連續3小時的運動後)


緋山:你今天是不是整我,明明知道我不是那意思!!(腰痠疲憊得怒瞪

白石:哎?

緋山:你在裝傻賣萌沒關係!!你一年都不能碰我!!(艱難轉身

白石:美帆子,我比起我能不能碰你,我更想讓你知道『愛してる』

緋山:………………

白石:如果能為愛定義的話,我希望是永遠喔。(抱緊


(沉默。。。。)

緋山:………………………私もあなたを愛してる(蚊子音

白石:!!!再說一次!!!

緋山:好話不說第二次!!(轉身沉眠

白石:お休み~恋人


FIN.


我家白石每一次都GJ到作者都會醉心(泥夠了


那就下次再見囉,某犽又要回到地獄修羅場了(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