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2-12-30 00:22
点击:218
章节字数:40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1-6 18:44 编辑


电磁炮25 新たなる光


俄罗斯海岸

「嘿!」一名国中生年纪的少女从一艘小型游艇上跳到了岸边。

茶色短发甩在了肩头,上身穿着稍厚一点的紫色毛衣,下身在运动短裤里穿了黑色的打底裤。

「哎,你慢一点啊。」从茶发少女背后传来了关切的女声。

「没事没事。」不在意地向对方摆着戴着手套的左手,而她的右手拄着一根滑雪杖。

「哼。」发出了鼻音,少女没有再理会对方,赌气般地回到船舱。

「诶?」

「别管她了。」手里拿着半根仍在冒着火花的烟蒂,嘴边留着短短的胡渣,大叔模样的男人看到少女的样子笑了出来,「毕竟已经到这个年纪了。」

(大叔你说的我更听不懂了。)

不解地用手挠着茶色短发。

「话说回来。」吸了一口烟,嘴里吐出一团白色的烟雾,「不再住几天吗?」

「不了,给大叔你们添了不少麻烦,我也该告辞了。」

「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你们已经救了我,不能再麻烦大叔你们了,而且我在这里还有几个朋友。」

隐约可以看到茶色短发下的左额角被贴上了OK绷,戴着黑色皮手套的左手腕处露出了白色的绷带,右小腿会比左小腿粗了一圈也是因为被缠着厚厚的绷带。

「她可不这么认为。」朝着船舱的方向看了一眼,「倒不如说,她很喜欢那样的生活。」

「诶?」

「嘛,就当做是我一个人自言自语吧。」

「真的很谢谢你,大叔。」弯下腰向对方鞠躬道谢,「那么,再见了。」

「喂!给我等一下!」

「你……」转过头就看到刚才那名少女抱着一个旅行包急匆匆地跑到船头。

咚!还没等茶发少女开口,旅行包就被对方扔在了岸边。

「这个,你拿着。里面有替换的绷带和吃的药,我都给你放好了。药别忘了吃,绷带也要记得换。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要及时去医院,来找我也可以,地址我也写在纸上放包里了。还有,好好照顾自己。」

「……谢谢。」从木楞的神情中恢复过来,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唔……」脸上一下子浮现出了红色,「最,最讨厌你了!」

「我又说错什么了吗……」看着对方逃跑似的背影,茶发少女用手挠着后脑勺,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哈哈哈……」大叔突然笑了起来,「呐,说实话,你对我女儿有什么看法。」

「看法?嗯……」低头思考了一会,「很好的女孩,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医生,很好的妻子。」

「那留下来怎么样。」

「诶?」

「开玩笑的,哈哈哈……」看到对方吃惊的样子,大叔好像明白了什么,「看来我女儿的魅力还不够大啊。」

「她很有魅力啊。」

「但是留不住你,不是吗?」

「你,你在说什么啊大叔。」

「没什么没什么,出门这么久,我们差不多也该回去了。」将手头的烟熄掉,「有机会的话再见吧。」

「嗯。」茶发少女站在岸边向对方招手。

「喂!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啊!」船上的少女跑到了船尾,用不太流利的发音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再见了。」

一直到游艇消失在海岸线的另一边,茶发少女才放下了手。

「俄罗斯。」到刚才为止说的都是俄语,但现在却从茶发少女的嘴里吐出了清晰的日语发音,「又到这里了呢。」

少女的名字叫做御坂美琴,7月1日受邀来到俄罗斯东部的巨大购物中心参加学园都市与其协力机构共同举办的能力演示会,但是却卷入了由法国的协力机构策划的购物中心核袭击学园都市的巨大阴谋中,在蕾莎她们的帮助下最终解决事件。

「不知道蕾莎她们怎么样了。」美琴想到了那个有着结成三条辫子的黑色长发、穿着看似曲棍球队服和外套的少女。

「我在想什么啊,真是。」左手敲了两下自己的脑袋,「应该不会再见面吧。」

先前对大叔两人说自己在俄罗斯有朋友,也不完全是谎言,毕竟和『新生之光』一起在这里合作过。

甩了甩脑袋,「不过话说回来……」

视线落在了绑在右手臂的红色发带上,「已经过了很多天了吧,不知道黑子她们……」

手机因为掉进海里不能使用,但美琴还是将它放在了身边,想等到康复了之后再自己修理。

御坂网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根本无法和妹妹们取得联络。

数天前,美琴被猎犬部队追击,虽然借助自然界落雷将对方电击至丧失行动能力,但她也因为伤势过重无法维持电磁翼而掉进了日本海。

再次拥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先前的那对父女所救,在前往俄罗斯的路上。

当被询问到自己为什么会一个人躺在快艇上,而且还受了这样严重的伤,美琴只能随便找了借口糊弄过去。

两人刚好是去偏远地方就诊回来的医生,美琴很幸运地受到了照顾。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但三人却相处得非常融洽。

「诶?」刚想蹲下身子拿起旅行包,就看到一张写有黑色字迹的白纸被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美琴将白纸揉成一团握在手里,连看都没看一眼,心里默念了一声「抱歉」。

蓝白色的电光出现在左手,再次张开手的时候,白纸被高压电流产生的大量热能烧毁,只留下黑色的粉末被风吹散。

即使逃离了学园都市,不知道自己将来会面对什么,美琴不能把救过自己命的普通人牵连进去,所以选择这样的方法切断了联系。

「唔!」从大脑深处传来一阵疼痛,美琴一手用滑雪杖支撑住自己即将摔倒在地的身体,一手紧紧捂住额头。

「可恶!又来了……」明显看到从黑色皮手套内透出的奇异光芒。

吸附在美琴左手内侧的是从席琪桃尔身上剥离的『原典』。

席琪桃尔用『原典』替美琴抵挡了猎犬部队的追击,但是身体却迎来了极限,因为过度使用『原典』导致了身体的崩溃。

面对因为被牵连而遭受痛苦的席琪桃尔,美琴怀着愧疚接受了『原典』。

凭借想要救人的强大精神力得到了『原典』,但因为对魔法一无所知,美琴只能忍受『原典』不断地折磨着自己的大脑。

「哼。」美琴突然笑了。

不是因为受不了『原典』带给她的痛苦像发疯一样的笑着,而是在庆幸。

为自己能够拯救席琪桃尔,不再让她遭受这样的痛苦而感到高兴。

「嘛,再待在这里也没用。」

狠狠地甩了两下疼痛的脑袋,从口袋里拿出一顶鸭舌帽戴在了头上,美琴将旅行包背在左肩,拄着滑雪杖朝内陆走去。


傍晚的时候,没有任何目的的美琴找了一条几乎没有什么人经过的小街道,将有些疲惫的身体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想用GPS确认自己所在的地方。

按下开机键,等了很久都是黑屏,这才想起来手机已经坏了,而且自己也不在学园都市。

「哎。」美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唔?」吊在手机上的呱太悬挂在空中来回摇晃着,嘴角露出了笑容,「谢谢你了,食蜂。」

将手机重新放回口袋,突然想到了什么,右手就这样停在了腰部的位置,「……从日本到俄罗斯……我,我该不会是偷渡吧!!」

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警惕地向两边看了看,没有发现有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如果被发现是通过非正常入境而是偷渡到这里,幸运的话就会被遣送回日本,但是这样还是会被理事会发现……」美琴双手抱着低下去的脑袋,「啊啊,这种不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被追杀,虽然很幸运地被救了,但是自己却在不知不觉中到了俄罗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琴的这种容易被麻烦事务吸引的体质和某个刺猬头少年很像,一样都是不幸。

「总,总之先冷静一下……」没有说服力地安慰着自己。

「诶?」急匆匆的脚步声传进美琴的耳中,距离越来越近。

「谁?谁在那里……」稍微向前走了两步,就被前方冲过来的某个物体撞上。

「呀!」

「诶?唔!」

感受到人体的电磁波,美琴条件反射地接住了那个物体,因为冲击力的原因,后背就这样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喂,你没事吧?」明显感觉到趴在自己怀里的这个人在颤抖,美琴用俄语询问对方。

「啊……抱,抱歉……」立刻从美琴身上离开,向对方表示歉意,然后飞快地向前方逃命似的跑着。

「喂!」根本来不及叫住对方,因为光线太昏暗,就连对方的样子也没看清,只注意到了及肩的黑发。

「真是……」右手隔着鸭舌帽挠着茶色的短发,美琴叹了一口气,「诶?她刚刚说的是日语?」

清晰地听到对方在摔倒之后,说了「痛」的日语发音。

「嘛,算了……嗯?」

想要站起来,在手撑在地面的时候,却碰到了某样东西。

「这是什么?」

摸上去是纸张的感觉,借着夕阳的昏暗的光线,美琴看到了手上拿着的是一个信封。

收件人和写信人都没写,但却被火漆印很好的密封住,看上去是很重要的信件。

内心的直觉告诉美琴如果去找刚才的那个少女,把信封还回去的话,那么自己肯定又会惹上什么麻烦。

对现在的美琴来说,根本没有空余的时间和精力去解决别人的事情。为了避免和别人接触,美琴特意挑选了人少的地方行走。

所以,假装什么都没看到是最好的选择。

「真是,麻烦啊。」

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仅仅用了一秒钟就做出了决定。


旅行包被背在了身后,右手拄着滑雪杖,左手紧紧握着某样东西,美琴快步地走在各条街道上,眼睛飞快地扫过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每一个人。

因为右腿不方便,美琴一瘸一拐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可笑,但她现在没时间去注意自己的形象。

必须尽快找到那个人。

这是美琴再一秒钟内做出的决定。

即使不认识那个人,即使不知道自己手上的这封信到底重不重要,即使有可能会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但是,那有什么关系。

如果麻烦找到了自己,那么自己就不会逃避。

这就是美琴的作风。

(竟然跑得这么快……)

美琴停下了脚步,吹着冷风,让自己的头脑稍微清醒了一点。

「真是的,就不知道照顾一下腿脚不方便的人吗……」

「别动。」

在这句话传进美琴耳中的同时,腰间也感受到了锋利的某样东西正威胁着自己。

美琴保持着先前的姿势,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

「把你手上的那个信封放在地上,然后向前走十步。」

「这个信封不是我的,我可不能随便做主把它扔了。」

「少罗嗦,按我说的去做,否则你的身上就会多出几个窟窿。」

「喂喂,这也太不讲理了吧……」锋利的某样东西更进一步地靠近了自己的身体,「好,好,我知道了……」

美琴低下了头,因为帽子的原因看不到表情,只是按照对方的话这样做了。

「这样就可以了吧。」

「很好,现在你就可以去死了!」

一直用电磁波监视着对方动作的美琴先一步感受到了异常,在对方攻击还没有和身体接触之前跳到了一边。

然后飞快地逃走了。

「哼,我看你能跑多快。」黑色长发结成三条辫子的少女露出了坏笑,视线转移到了自己的脚下,脸色突然有了变化,然后大声地喊了出来,「给我站住!!」

「哇,听上去很生气的样子啊……」美琴一边用磁力进行短距离的磁悬浮移动,一边捂住自己的耳朵。

「没必要硬碰硬,不是吗,嘻嘻。」原本应该被放在地上的信封再次出现在了美琴手中。

在美琴向旁边躲开的时候,用电磁鞭卷住了信封,将它紧紧地贴在了地面,在对方没有察觉的时候重新收回自己手里。

「呼,这里差不多了吧。」美琴重新落在了地面,来到自己不认识的地方。

那个人是谁?这封信到底是什么?

这样的疑问出现在美琴的脑海里,但是她并没有动摇,反而更加确定了这封信的重要性。

「不过那个人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唔!!」

身体突然向后转了180°,将右手拄着的滑雪杖挡在身前。

嘶啦。胸前的紫色毛衣被划开了一道印记,两脚没有站稳,跌倒在了地上。

一把长枪一样的金属枪刃架在了美琴的脖子上,冰冷的触感让美琴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你这家伙竟然敢耍我!!」从拿长枪的手在颤抖这一点可以看出声音的主人非常愤怒。

「喂,你先冷静一下啊……」嘴里这样说,但是视线一直盯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把长枪。

「少罗嗦!竟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信偷走,不可原谅!!」声音的主人双手举起了金属枪刃,用力地朝着美琴刺了下去。

「为,为什么……」不管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再靠近对方一厘米。

「不好意思呢,如果想要杀我的话,就先把这东西换成非金属材料的吧。」右手握住了枪刃的头部,大脑飞快地进行了演算,用磁力阻挡了金属长枪的着力方向。

「呐,现在我有话要问你。」美琴抬起了头,视线第一次和对方相交在一起,紧接着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蕾,蕾莎?」

「诶,诶!!」



PS:神之右席篇从这里开始了

炮姐总算是在俄罗斯出场了

连打酱油的都不放过啊,炮姐罪孽深重啊{:4_354:}

蕾莎已经出场,那个黑发少女是谁呢,先让各位亲们猜一下吧{:4_342:}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