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标题

作者:羅小魚
更新时间:2012-02-29 20:05
点击:648
章节字数:13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wim43469 于 2012-3-27 17:42 编辑


睽違已久的各位親愛的讀者:

小的我終於又回來了:)

抱歉讓大家苦等了這麼久...

今天可是四年一次的閏年2/29呢!(這句話跟更新有什麼關係...)

請好好享受以下的更新吧!

PS.篇幅不長真的很對不起,只是最近越寫越不順,遭遇了不小的瓶頸...


以下,正文開始。




硬要說兩人進度緩慢其實對白石也是不公平的,四月底時,曾經有過一次差一點點就要失控的經驗。


2010.04.30 10:18 pm.

那個晚上,白石的吻比平常更熱情,也比平常激烈,緋山也熱烈的回應白石。

兩人的呼吸自輕轉重,緋山可以感覺到白石急促的呼吸聲和灼熱的氣息。

就在白石的手摸上了緋山胸前的第一顆扣子時,緋山瞬間恢復理智,硬是使力把白石推開,中斷了這個炙熱的吻。



「美帆子……?」白石小心翼翼的問,緋山聽得出來她嚇到了。

「…對不起…」緋山用沙啞的聲音說,視線緊盯著手中的被子,她不敢看向白石,怕如果看到白石臉上受傷的神情,她會更心痛。「我…我還沒準備好…」

聽到緋山這麼說,白石像鬆了一口氣般露出靦腆的笑容,「是我不好…」她的臉紅了起來,「我、我剛剛不知道怎麼了…居然想…呃,…」她結結巴巴的解釋著。

「對不起,美帆子。妳還好吧?」耳中聽見白石誠懇至極的道歉,緋山就知道白石才是完全沒準備好的人!



想解開扣子只是出於本能,這傢伙根本不曉得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或是應該發生什麼事!

無法達成共識,自然是因為白石對這方面一無所知。

諷刺的是,現在緋山反而因此得救。

「嗯,我沒事…」緋山擠出一個微笑,對上白石閃動的眼睛。

「那就好,我來關燈吧。」白石體貼的說。



替緋山拉好被子,白石如同往常一般鑽進被窩,溫柔的輕吻緋山的臉頰,「晚安。」

緋山看著黑暗中白石晶瑩的眼珠,伸手抱住白石,鼻中聞到柔軟的香味,「晚安…」她在白石耳旁悄聲說。



很喜歡白石,想要全心全意的珍惜她。

緋山不希望自己的不安影響兩人的關係。

她只是還沒有準備好──讓白石看見自己胸前那道傷疤。

因為就連她自己都沒辦法坦然面對。


她害怕。


白石說的一點都也沒錯,當事情到自己身上時,她是個只會躲起來發抖的膽小鬼。

不論是對手術的懼怕,或是逃避身上的疤痕,在在讓緋山意識到自己的軟弱。

如果自己連直視鏡中影像的勇氣都沒有,遑論在白石面前敞開衣襟。


為什麼是我?


即使深知急救醫生本具相當風險,緋山依舊忍不住在夜深人靜時反覆的問自己。

她也知道如果沒有這道傷痕,說不定自己就再也回不來了,比起在事故中喪命的人,她是幸運的。傷痕是她活下來的證據,是生命的韌性,她根本不該在意美醜。但不論如何努力的嘗試,她還是沒有辦法完全的說服自己接受這件事。

儘管平日是堅強的急救醫生,她仍然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女人,而且還是熱戀中的女人,說不在意是騙人的,緋山現在最在意的就是白石的眼光。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幸好不是白石,幸好那時站在列車上的不是白石。

黑田醫生出事時,她衷心的覺得還好斷手的不是白石;自己心臟破裂後,她不只一次自問為什麼是自己,也不只一次慶幸跌下列車的不是白石。

她當然還記得黑田醫生的意外發生後,白石的失魂落魄和脆弱。

寧可自己受傷,也不願意再見到那樣的白石,她不要再看見白石的眼淚。



緋山輕輕摸上那雙環抱住自己的手,那雙救人無數的手,現在如同孩子般固執的環抱著緋山。

半同居以後,她才發覺白石有抱人睡覺的習慣,這件事白石卻不知道,因為在緋山住進來前,白石的床上無人可抱。

輕撫戀人微涼的指節,緋山溫柔的包覆住白石的手。



白石絕對不是膚淺的人。

這件事緋山深信不疑。

即使如此,她仍然感到害怕。

她焦慮,她不安,不知道怎麼做才能驅除內心與日俱增的恐懼。



最終,緋山得到一個結論。

白石是這麼的完美,自己配不上她。

緋山闔上眼睛,失去了藏匿空間,一顆淚珠被迫流出眼眶之外,無聲的劃過臉頰。



── TBC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