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ode Blue】Cat (817生日賀文)

作者:NmoG
更新时间:2011-08-17 21:13
点击:670
章节字数:77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白石完全無法理解現在是什麼狀況,只能紅著一張臉、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小動物,不...這個體型應該不能歸類為『小』動物吧...,但是白石一直沒有對她說,身上這隻可愛的彷彿像貓一樣的小動物,她好喜歡。


真的、好喜歡。


不是那種單純的喜歡,而是那種希望『再多一點、再多一點』的感覺,儘管每次白石總是努力克制著自己,但卻總是無法控制那日漸遽增的心情


好想再多靠近妳一點、好想再多接近妳一點,還有、好想再多喜歡妳一點。




「唔......」


感覺似乎不太舒適,她輕輕夢囈了一聲,嚇得白石連呼吸似乎也停止,但她只是稍微橋了個讓自己更舒服的姿勢,便又沉沉的睡去。


已經快要不能思考的白石,開始回想起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印象中看過的推理劇都是如此,不知道該如何走下去的話就回到原點重新思考吧!


(我記得......今天晚上難得跟緋山醫生一起吃晚餐......後來緋山醫生說想要再去哪裡,就去了恆夫的店,然後就.......。)


喝醉了、緋山醫生。儘管自己曾經想阻止緋山醫生,但是卻只換來緋山醫生的一句「STOP!」和再說就殺了妳的眼神,又繼續一口灌進眼前的酒。欸、怎麼有人可以一邊說著這麼可怕的話又笑的那麼燦爛!這根本就是犯規嘛!難怪緋山醫生妳會被藤川醫生說是魔女!


後來緋山醫生就喝醉了,這是理所當然的吧,每一口都是一杯的喝法,加上又喝了不少,於是開始纏著白石問東問西,儘管因為喝醉造成白石完全聽不懂緋山到底在說什麼,但白石還是順著緋山隨意的回答她,儘管都只是「嗯嗯」、「喔喔」這類敷衍的回應。一直到恆夫看不下去才一邊罵著「醜女就趕快給我回去、不要在這裡妨礙我做生意」一邊幫白石把喝醉的緋山塞進計程車,命令白石快點把緋山送回家才結束這場鬧劇。


好險之前有來過一次,白石謝謝計程車司機後,奮力的把緋山從計程車裡拖出來,拉過緋山的手掛在自己肩上,好讓自己可以分擔緋山大部分的體重,也是為了避免緋山摔倒,畢竟現在爛醉如泥的緋山根本就不能好好自己走路;白石另一隻手環過緋山的腰後,才一步步的拖著緋山往緋山所租的公寓走去。


(好細呀...緋山醫生的腰.....)


白石拉著緋山緩慢向前,其實現在的她應該是要很害羞的,只是身上拖著一個大包裹又要一邊找尋緋山的房間,實在是很難讓白石繼續想著一些其他的東西來讓自己害羞。


應該是這間吧、白石一邊想著一邊喚著緋山


「緋山醫生、緋山醫生。」


「嗯?......什麼?白石妳好吵喔......我還要再喝......」


再喝個什麼呀!白石要是現在有多餘的手一定會不留情的往緋山頭上打去,儘管她下手可能不會那麼重就是了。


「到家了、鑰匙呢?」


「鑰匙...鑰匙.....嘿嘿~不在妳那裡嗎?」


緋山傻笑著戳戳石田的臉,臉上有著酒醉後的緋紅,好可愛、白石不禁這樣想著,但是如果不是喝醉的話就更好了吧!不過要是平常的緋山才不可能會對白石做出那麼親暱的舉動。


「抱歉、我翻一下包包喔。」


看著醉醺醺又一直開心戳自己臉頰的緋山,白石認命的嘆一口氣,讓緋山稍微倚靠在牆上好空出一隻手找尋鑰匙,好不容易才找到鑰匙開門而已,緋山又一臉開心的靠往白石身上。


「啊、門開了耶~」緋山開心的笑著,一邊拉著白石就要進門。


「緋山醫生慢點,小心。」


儘管是被緋山拉進門的,但是白石還是很有禮貌的說了聲打擾了,緋山胡亂的把鞋子脫了就拉著白石往內走,慌忙的白石只好迅速鎖上門再脫鞋,還來不及把鞋放正就被一股拉力往內帶,喝醉的緋山力氣意外的大,腳步一個踉蹌兩人差點跌倒,幸好白石急忙將緋山拉住往自己身上靠,才避免了兩人一起摔跤。


「小心、緋山醫生。」


溫柔抱住緋山的白石,帶領著緋山前往房間,但緋山卻彷彿像隻小猴子般的兩隻手都掛在白石肩上,耍賴著要白石抱她。


「抱抱嘛~~白石~~~」


白石刷的一聲整個臉都紅了起來,這種害羞到不行的話怎麼說的出口呀!好歹妳也是個成年人了吧、緋山醫生!但就算如此白石還是連拖帶拉的把緋山帶到床邊,在還沒來得及把緋山放上床,一股重力就往白石身上襲來。








什麼嘛、現在這種情況!我是不是想得太遠了!先不論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重點是接下來應該怎麼辦才好吧!白石苦惱的想著,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緋山睡的如此香甜,但白石覺得自己彷彿陷入了天人交戰,雖然被緋山抱...不對、正確來說是壓著很開心,但是自己完全動彈不得的樣子卻讓自己覺得好像......被欺負了?


搞什麼?自己明明應該是個攻才對吧!


「緋山醫生......」白石困難的叫了緋山,卻發現緋山沒什麼反應,反而把身下的自己抱的更緊。


這...這到底該怎麼辦呀!!!到底應該先這樣這樣?還是應該先那樣那樣?不對吧!白石惠妳到底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呀!!


「唔.....白石醫生?」


似乎是酒醒了一些,緋山模模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發現在自己身下的是白石,但卻沒有起身的意思。


「呼呼~原來白石醫生是抱枕呀~。」緋山衝著白石一笑,模模糊糊的又說了幾句好暖和好舒服之類的話,又趴下抱著白石繼續睡。


「欸?等等?緋山醫生妳起來呀!」


儘管剛剛好像被有點衝擊的言論搞的自己渾身發熱,可是緋山醫生該不會要這樣子睡一整晚吧?這樣子睡應該會落枕吧、而且對心臟應該很不好吧、兩個人都是。


但是緋山醫生真的好可愛...好像貓一樣…


「喵~」欸?真的變成貓了?!!


緋山突然的出了聲,彷彿在撒嬌似的又蹭了蹭身下的白石,真的、好像貓呀


「緋山醫生妳這樣子...我沒有辦法動...」儘管緋山貓真的很可愛,可愛到白石覺得自己快要不行了,但還是決定硬是把緋山叫醒,畢竟這樣睡應該很不舒服吧?


「唔......白石?」被白石叫醒的緋山,還有點迷迷糊糊的狀態,稍微動了動身體,才發覺身體有些麻痺,應該是睡姿不良造成的吧?...嗯?睡姿不良?


緋山現在才意識到白石被自己壓在身下,自己則是抱著什麼大玩偶般的賴在白石身上,更沒忽略那一臉紅透的白石,突然、緋山閃過了想欺負一下白石的念頭。


「喵~」咦?怎麼又變成貓了?


白石還沒回過神來,突然感覺自己頸部一陣濕涼,驚訝的看向緋山,而後者才緩緩從白石頸邊抬起頭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被、被親了?不?應該是被舔吧?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呀!!!


「我、是貓唷!」緋山一臉得意的對白石說著。


貓什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呀!白石覺得自己已經快要無法思考,只能一直紅著臉看著緋山。


緋山滿意的看著白石的表情,心裡不禁有了『贏了!』的念頭,但總覺得好像還有點不夠吶......,好想再多做點什麼、對眼前這個自己喜歡的人。


「緋山...醫生........好可愛」


儘管還是很害羞,但看著自己發楞的緋山醫生果然還是很可愛,白石伸手輕碰上緋山的臉,彷彿是對待自己珍愛的物品一樣溫柔的撫摸著。


「什、什麼好可愛!」


緋山懵的回過神來,聽到誇獎自己的聲音還以為是聽錯了,卻只對上白石那溫柔的笑臉。


「緋山醫生呀,好可愛。」白石開心的說著,原本撫摸的緋山的臉又加重了一些力道,彷彿是要讓緋山感覺她的存在似的。


「才才才不是什麼可愛呢!!!」這次換緋山耳根紅了。


「口吃了唷,可愛的緋山醫生。」看著眼前害羞撇頭的小貓,白石忍不住想逗弄一下,故意在後一句話加了重音。


「囉、囉唆!」反而被將了一軍的緋山,不甘心的嘟起了嘴,突然喵嗚的一聲拉開白石衣服就往肩上咬去。被緋山動作嚇了一跳的白石,肩上卻沒有傳來想像中的痛楚,雖然有點用力,但又卻像是不想咬傷似的,在肩上停了一下之後輕輕鬆口。


緋山微微的抬起頭,看著自己留下的齒印,還不夠呀...真想在妳身上留下更多屬於我的痕跡......,原本只是想偷偷欺負一下白石而已,沒想到反而是自己被挑起了更多的慾望。


(好想...好想再多觸碰妳一點......)


緋山像隻小貓般,開始輕輕的舔著剛剛自己在白石肩上留下的痕跡,一點一點的——像是在幫忙療傷、又像是在幫忙順毛——溫柔的、想要留下更多的記號在白石身上。


「緋山...醫生.......」


感受到身上人傳來的溫度、和肩膀上的濕涼,白石覺得自己好像快化成水一般,被緋山觸碰的地方好熱、被輕柔舔著的地方好癢,但白石只能一手拉住緋山的衣角、另一手則是輕輕撫著緋山的髮絲,呼喊著自己所愛的人的名字。


室內溫度好像又上升了,緋山停止了舔舐,抬起頭來望著白石,白石的眼神有些迷濛和困惑,不懂為何緋山停止了動作,卻只見緋山有些皺眉的輕喊著好熱,一邊開始褪下自己的上衣。


白石嚥了嚥口水,開始覺得口乾舌燥,室溫是不是真的太高了一些?白石不禁這樣想著,但她不知道該做什麼動作來減緩身上的熱度,只能看著眼前的人緩緩脫下了衣服,獨獨留下若隱若現的內衣和小可愛。


「渴嗎?白石醫生?」彷彿讀穿了白石心思,緋山露出了有些邪惡的笑容。


緋山探長了身體,卻沒有打算移開壓著白石的自己,取了放在床邊櫃上的水瓶,幸好自己很愛喝水吶、也說不定是當時為了舒緩心房纖維性顫動所養成的習慣,緋山打開水瓶喝了一口,低下頭看著白石、然後咕嚕一聲嚥下口中的水,然後帶點故意的、伸出了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好故意呀、緋山醫生。白石忍住想舔上緋山嘴唇的衝動,卻忍不住自己的心癢難耐,好想要呀、不管是瓶子裡的水還是眼前的緋山醫生。


「想喝嗎?白石醫生?」緋山臉帶笑意的又問了一次。


「想......」說出來的話有點沙啞,白石下意識的咬了下嘴唇


「別咬......」緋山微微皺起眉,低下頭輕輕舔了白石咬著的唇,迫使白石不再自虐,但是好甜、太甜了,緋山忍不住又輕嚐了一口


緋山抬頭發現白石眼裡的驚訝,忍不住笑意,雖然還是很想逗逗這隻眼神可憐的柴犬,但是還是不要玩過頭的好,俗話說狗急也是會跳牆的,不過用在這個地方好像哪裡怪怪的


緋山抬頭喝了一小口水,卻沒嚥下,緋山將兩隻手臂撐在白石頭旁,緩緩的低下頭,將自己口中的水渡往白石嘴裡,緩緩的、避免白石嗆到


白石將口中的水吞下,口乾舌燥的感覺似乎沒有剛剛那麼嚴重了,但卻覺得自己越來越發熱,尤其是緋山唇間傳來的溫度、和剛剛接近自己時還散發著的酒香,是不是也讓自己醉了,又或許、緋山這個人一直都是如此的讓自己陶醉


似乎是讀出了白石眼中的渴望,緋山又仰頭喝了一口水,再度貼向白石的唇,讓水流緩緩流往另一個人口中,但在水流的末端,緋山卻調皮的伸出了舌頭,往白石嘴裡輕輕舔了一下


白石楞了一下才意會過來剛剛自己舌尖感受到的是什麼,理智逐漸開始戰勝情慾,白石的手搭上緋山的腰間,另一手則欲撐起自己的身體,但還沒起身就被緋山推回床上


「不可以唷、白石醫生。」


緋山甜甜的一笑,拉起白石放在自己腰上的左手,另一手也輕扣住白石右手手腕,將兩隻手舉高固定在白石頭頂上,將兩隻手交疊在一起,自己的手再輕輕壓在上面固定,沒有用力、但也表示不願再讓白石的手亂動。


「緋山醫生......」


白石有些彆扭的動了動身體,這種毫無抵抗能力的樣子令她覺得有些不自在,怎麼會被緋山醫生壓在下面呀!好歹我也是個攻、是個S、不然至少在上面的人應該要是我才對呀!


「白石醫生,要乖唷...」


緋山低頭輕輕舔了白石的唇、像隻貓般,從嘴角邊、慢慢移到唇上,溫柔的、卻又帶著一絲霸道,毫不間斷的持續;白石感受著緋山傳來的溫熱、帶著微微的濕潤感、和舌頭與唇之間的摩擦,有些甜、有些癢,還有更多的慾望


緋山稍微移開了身體,固定白石雙手的手卻沒有移開,另一隻騰出空來的手則溫柔撫摸了白石的耳朵,捏了一下耳垂後,指尖開始輕輕的往下滑,撫過頸部、鎖骨,然後開始逐步解開釦子,緩緩的、若有似無的觸碰著白石的身軀,待最後一顆釦子鬆開,緋山的手隨即撫上白石毫無衣物遮蔽的地方,緩慢卻溫柔的從腰間向上移動


注意力有些被緋山稍稍冰冷的手所帶來的觸摸分散,白石輕輕扭動身體想要緋山更多的觸碰,但緋山卻有些不滿意白石的反應,加重了施予白石唇上的力道,確定拉回白石的注意力之後,緋山的舌不再用力、反而像是在玩耍一般,蜻蜓點水似的挑逗白石的唇,禁不起緋山誘惑的白石,伸出舌頭回應著緋山,兩人的舌輕輕的在空氣中飛舞,舌尖上的纏綿逐漸變成了加深的吻,直到兩人都吻到缺乏氧氣而肺部發疼時才終於暫時停止。


「緋山醫生......」


兩個人的眼神都有些迷濛,白石輕喊著緋山,扭動著雙手想要掙脫緋山的束縛,卻被緋山加重力道制止


「不是說不可以嗎、白石醫生,不乖的孩子要懲罰喔」緋山一邊說著一邊轉而攻擊白石的耳朵,輕輕的含著耳垂舔著


屬於緋山的氣息離自己好近,耳邊可以聽到緋山傳來的呼吸聲,白石早已分不清耳朵的熱度到底是自己的還是緋山的,原本的濕涼感逐漸變成明顯的水聲,緋山不間斷的持續逗弄白石的耳朵,吻著、咬著、舔著,絲毫不給白石逃離的空間


「緋山.....醫...生.....」耳上的刺激帶給白石更多的酥麻感,想閃避卻又眷戀著這感覺,無法克制的慾望化成呼喚緋山的文字


「叫我的名字......我想聽妳、叫我的名字』


命令與請求都是那麼的溫柔,彷彿打了一劑強心針一般,白石開始呼喊著自己夢裡都會渴求的那人名字


「好乖,就給妳個獎勵吧、想要什麼呢?白石醫生?」緋山暫時停止了動作,小聲的在白石耳邊詢問著


「手...我想碰妳......」


想碰妳、也想妳碰我;想吻妳、也想要妳吻我;想呼喚妳的名字、也希望妳能回應我;只要是妳所有的一切我都想要、我的全部也都願意奉獻給妳,給我最心愛的妳,美帆子....


緋山立起了身子,放開了原本禁錮白石的雙手,縱使沒有特別用力,但長時間的壓迫還是形成了手腕上一圈粉紅,緋山拉過白石的手,比自己的手還大一點吶,但就算如此自己也能夠好好牽著嗎?緋山十指交扣住白石的手,又輕輕的蹭著白石的手背,在有些粉色的手腕溫柔吻著,有些心疼的想著自己剛剛是不是太用力了


「會痛嗎?」緋山又在手腕一吻,問著白石


白石搖了搖頭,看到緋山滿意的笑了笑又將吻落在自己手上,而她只是一直注視著緋山,任憑緋山將兩人的手指交扣著、任憑緋山親吻著自己的手、任憑緋山對待自己的一切,手心滿滿都是緋山的溫度,還有緋山對待著自己的溫柔


白石突然注意到緋山胸口前的那道痕跡,暗紅色的疤痕在雪白肌膚上看起來有些怵目驚心,當時候的她到底是承受了多少的疼痛呢?還沒意識過來,白石的另一隻手已經撫上了那道令人揪心的疤痕


「會痛嗎?」


同樣的一句話這次卻是從另一人口中問出,緋山停下了吻著白石的手的動作,看著白石撫摸著自己曾經痛心的傷口,緋山這才發現白石的手是多麼炙熱、卻又是多麼溫柔


「不會......」


其實早已不會痛了,比起身體上的疼痛,反而是精神上的折磨更加令緋山無法忍受,每每想起當年的列車事故、之後的心臟導管手術、更甚至是後來的醫療糾紛,這一切的一切只要一回想起來都是那麼的令人心痛


「美帆子,」察覺到了緋山語氣中的勉強,白石隻手撐起了自己的身體、卻沒將兩人緊握的手放開,「看我、好嗎?」


原本兩人的身高差在此時卻不甚明顯,白石的頭輕輕抵著坐在自己身上緋山的,緋山抬起了頭,卻是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


「別哭......」白石的手再次撫上緋山臉龐,溫柔的吻住了緋山的唇,卻止不住緋山落下的淚水


白石輕輕吻去緋山臉頰上的淚珠,又回到緋山的唇上,卻有些霸道的索求著,緋山明白這是白石對待自己的溫柔,兩手環抱住白石的脖子,開始逐步的回應著白石,兩人的吻從一開始的纏綿,轉變成強烈的渴求對方,兩人的吻不間斷的持續著,總是在快要喘不過氣時趁隙呼吸再繼續加深下一個吻


「美帆子。」


白石的眼裡滿是溫柔,輕輕喊著眼前因剛剛的接吻而臉色紅潤的緋山,緋山望著白石,腦子還因剛剛的纏綿而無法順利轉動,聽到呼喚屬於自己的名字,像隻小貓似的有些困惑


「吶、聽我說喔,」白石收緊放在緋山腰間的雙手,溫柔的對著緋山笑著「妳還記得妳曾經對我說過、一個人的能力總是有限的,所以不要什麼事情都悶在心裡嗎?所以......這邊的痛、還有以後,都由我來幫妳承擔、好嗎?」


語畢,白石對著緋山溫柔的一笑,開始低頭輕柔的吻著緋山胸前的疤痕


「白石醫生.....」


從自己的角度只能看到白石埋在自己胸前,不管是剛剛白石對自己說的話、還是現在白石對自己做的事,每句話、每個動作不斷衝擊著緋山的神經,這次換緋山感到身體一陣燥熱,忍不住將白石緊摟著


「叫我的名字、好嗎?」似曾相識的話語從胸前傳出,白石抬頭微笑看著緋山


「...惠......」幾不可聞的聲音從緋山口中冒出,白石忍不住開心的笑著摸了摸緋山的頭,隨即又在緋山的額頭上一吻


「不、不要笑的那麼邪惡!」


被白石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的緋山,又看見白石那笑得一臉燦爛的臉,原本好不容易退下的緋紅又重新燃起


「好、好~」白石開心的抱著緋山,像對待小動物般的伸手揉亂緋山的頭髮


緋山嘟起嘴來,將下巴靠在白石的肩上,任憑白石的手在自己頭上摸來摸去,其實她並不討厭這樣,應該是說還有點開心、尤其摸自己的對象還是白石


「美帆子,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好嗎?」


白石一邊撫摸著緋山髮絲,笑著詢問著,沒想到自己的名字從緋山口中說出、是那麼令人開心的事情


「不要。」緋山有些彆扭的拒絕,那個把自己當小貓小狗的人現在連聽聲音都可以感受到她的開心


「欸~為什麼嘛?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啦!」


「我說不要就是不要嘛!」


白石有些困惑緋山的拒絕,明明剛剛都叫了自己不是嗎?卻不知道因為現在兩人的姿勢太過親密,造成兩人之間幾乎沒有縫隙,兩人的氣息相互交錯著,也可以感受到彼此身上的體溫,白石吐出的話語在緋山耳邊迴盪,但緋山的耳根卻早已紅透。


「美帆子。」即使對方不願回應自己的要求,可是自己卻還是很想呼喚對方的名字吶...


「嗯?」


「美帆子。」


「...嗯?」


「美帆子。」


「幹嘛啦、白石惠!」


緋山不滿的從白石頸邊抬起頭,這個人是怎樣?叫了自己卻又不說要幹嘛,卻只是一直叫著自己的名字


「沒有呀、只是想要叫美帆子的名字。」


一臉無害的笑容漾起,緋山突然覺得那個笑容閃耀的太過耀眼,伸出手就捏住白石的臉頰,怎麼這個人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就說出這種令人害臊的話


「真是......(莫名的讓人生氣)」卻又讓人莫名的開心呀...


不忍捏痛白石的臉,緋山很快就鬆開了手,卻還是不太開心的戳了戳兩下白石的臉


「嗯?真是什麼?」


「囉唆!」


「什麼嘛~美帆子告訴我嘛~」


不理白石的耍賴,緋山又抱住白石,將頭深深的埋在白石頸邊,汲取著白石身上的香味


「摸我。」


「咦?」聲音從懷裡響起,白石有些疑惑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說摸我啦!!」


緋山稍微拉開距離在白石耳邊又更大聲的說,耳根的緋紅從剛剛開始就不曾消退,緋山現在只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劇烈的跳動,明明命令對方的是自己,但是自己卻只能害羞的躲進對方懷裡,總感覺有些輸了,但輸給白石、自己卻是心甘情願的。


白石確認自己沒有聽錯,但是突如其來的要求讓她有些不知所措,要摸?是要摸哪裡?!這種帶有色情色彩的話直接這樣說出,難道不會不好意思嗎、緋山醫生!!


不、應該是很不好意思吧,白石看著躲進自己懷裡的緋山反應,笑著將懷裡的人兒抱的更緊,另一手則輕輕撫摸的緋山的頭,想必很喜歡這樣吧、美帆子,所以才會對自己提出了要求,儘管說的很曖昧不明就是了


白石的動作很溫柔,一邊撫摸著緋山髮絲一邊輕輕哼著歌,緋山也在白石懷裡完全放鬆下來,等到白石哼完一首歌,才發覺怎麼緋山沒有什麼動靜


「美帆子?」


輕輕拍了拍緋山的頭,這才發現緋山已經睡著了,應該很累吧、今天,不但上了一天的班,晚餐過後還去喝酒,喝完之後兩人還在房間裡運動了好一陣子,嗯...這應該也算是一種運動吧


「真是拿妳沒辦法!」


白石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輕輕的將緋山放回床上,但緋山的手卻拉著白石的衣角不放,真像個小孩子呀,白石輕笑,但她也靜靜躺回緋山身邊;似乎是感受到身旁人的溫度,緋山下意識的往白石身上靠,一邊蹭著一邊更縮進白石懷裡,看著對自己投懷送抱的大暖爐,白石也不吝惜伸出手將緋山摟住,真是可愛啊、美帆子小貓


「晚安了,美帆子。」


白石輕輕的在緋山額頭上一吻,帶著笑意閉上了眼睛,而緋山似乎也感受到了白石的溫柔,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又沉沉的進入夢鄉




今晚、就好好睡吧!


喜歡妳這句話、等明天醒來再說應該也還不遲吧!



※ ※ ※



「嗯.......」


陽光從窗外傾洩入內,喚醒了原本熟睡中的人,陽光的刺眼讓她反射性的皺起眉,勉勉強強坐起身來,隨之襲來的是前晚宿醉而引發的頭疼


「唔...頭好痛....」


一手撫上額頭,按摩著還有點昏沈的腦袋,看著窗外大到有些令人生氣的陽光,她決定去拉上窗簾再回床補眠,反正今天自己也沒有值班,就趁這時候好好把前些日子缺乏的睡眠一次補齊吧!對了、自己昨晚好像做了一個還不錯的夢呢!不知道睡回籠覺的話是否還能接續那個夢呢?


她才正打算起身,突然覺得自己的腰上好像擱著什麼東西,嗯?她記得她的床上並沒有放什麼娃娃或抱枕之類的呀,難道說那個夢......不會吧......


緋山輕輕拉開棉被,果然就看到昨晚出現在自己夢裡那熟悉到不行的臉龐,就算有了心理準備她還是忍不住輕呼了一聲,卻也吵醒了原本還在睡夢中的人


「嗯...美帆子?」睡眼惺忪的睜開眼,先映入眼簾的是眼前有著複雜眼神的小貓


緋山有些驚恐的先看看自己再轉而看著白石,還好兩個人的衣服都還在身上,不對、雖然兩人都還穿著衣服,可是這已經算是衣衫不整了吧!


「美帆子?怎麼了?」


白石有些有趣的看著緋山的反應,想必昨晚的事情有大半都忘光了吧!雖然眼前的小貓很可愛,但想到昨晚的事被忘掉果然還是很令人不快呀!


白石有些瞇起眼睛的逼近緋山的臉,似乎是感受到危險訊號,緋山也迅速的拉起被子想隔開自己和白石之間的距離,但卻被白石輕輕抓住手阻止


「美帆子,該不會昨晚的事情妳都忘光了吧?」白石放開緋山的手,溫柔撫上緋山的臉龐,然後帶點故意般的、輕輕用著指腹摸著緋山的唇


突如其來的舉動使得緋山一陣心慌,耳根不自覺的馬上紅了起來,眼神也開始飄移,就是不敢看向白石,自己以為是作夢這種話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看著緋山的反應,白石知道她一定沒有全部忘光,只是不好意思說出口而已,但是還是得好好處罰一下眼前這隻小貓才行吶!白石忍不住有些邪惡的笑著,將緋山的雙手舉起壓住、就像昨天自己被對待的那樣,然後溫柔吻上眼前的人


「那......就讓我幫妳想起來吧、美帆子。」




--- Fin. ---



這篇、很明顯的爆出了我原本希望的數字(原本預估3000...XD"

本來想投貼吧的蒲公英真是一整個大失策哈哈哈哈哈

所以就迅速轉變為生日賀文了wwww

嘛、反正目的都是一樣的呀~XD

看著紅白閃來閃去多開心呀~~(灑花)


希望大家會喜歡(和感受到紅白滿滿的愛~~~www

也希望大家可以給我一些指教和鼓勵~


最後就是、

Erika生日快樂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