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ode Blue】酒后【完】番外于13#

作者:hiuki
更新时间:2010-07-21 07:10
点击:1252
章节字数:25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hiuki 于 2010-7-22 05:00 编辑


刚看完第二季第一集就忍不住写文了……果然红白什么的太美好了!

标题写的是红白,但为什么写出来就是白绯?

唔……傲娇什么的很有爱的




酒后


叮鈴鈴。

藍澤耕作面無表情地接了電話,嘴唇乾澀地上下有些粘合,他喉結上下滾動一輪,才說話:「喂?」

「藍澤君~我好無聊啊~」

電話那頭傳來女人嬌滴滴的呼喚聲,用那又甜又膩的聲音叫著「藍澤君」,似乎還有更進一步的趨勢。接下來的,說不定就是「耕作」、「小藍澤」之類的昵稱了。

於是藍澤十分果斷地回應:「打錯了。」之後便掛掉了,依舊面無表情。至少他不認識這種女人。

等下…

打開通話記錄,他淡定地看了一眼手機屏幕上的名字,閃亮亮的一個「白石」。

不知道哪來的衝動他就十分滄桑地歎了口氣,拍拍坐在對面的緋山美帆子——他的傲嬌同事——的左肩,持續面無表情地說道:「白石需要你,你先走吧。」

「哈?」緋山拍掉他的手,看著他一臉「嗯,沒事的」的表情,總覺得滿心疑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白石醉了。」藍澤再次點點頭,不多話,「走吧,你也不用值班。」

…該說從藍澤的眼裡看出了對同事的關懷嗎?緋山挑挑眉不以為然地腹誹。從左胸口袋掏出手機,找到通訊錄內某號碼后按下。

「喂,是我…」

藍澤低頭繼續工作去了。



緋山美帆子真是沒見過白石惠這樣的人——

醉酒之後好歹也像偶像劇那樣躲個誰也不知道的地方好不好!——雖然那樣緋山可能會找不到——但那不是重點!誰會在自己家門口的馬路上滾來滾去還說「我好熱」這種……這種誘人的話啊?白石…白石是笨蛋!

——所以她是幹嘛要來啊。

「白、石、惠!」她一字一頓地說,似乎白石與她有什麽深仇大恨。

「唔……?」

一臉迷蒙。白石只是大大咧咧地坐在地上,抬起頭、嘟著嘴,看起來似乎十分不滿。她側過臉,瞥了緋山一眼,這才嘟噥著:「…藍澤?」

「藍澤你個鬼!」緋山用力地捏了一下她的臉頰——揪住翻轉那種,疼得白石連連呼痛,「我是緋山啦!——緋山 美帆子!你怎麼醉成這樣!」她鬆開手,白石臉頰紅了一片。

「好痛……」白石甩開她的手之後連忙揉揉自己的臉頰,眼中汪汪儼然一灘清水的樣子我見猶憐。 只是這樣裝傻的模樣卻在下一句話說出來後完全破裂,「…欸?緋山?……嘿嘿…你好可愛。」她咧開嘴傻笑起來,還摸摸自己後腦勺。

「!!」被對方的話引起自己血液上流,臉頰像被火燒一樣突然發燙起來,「可愛……才沒有。」說起來爲什麽醉了的白石會、會說這種話啊!好討厭!

白石迷迷糊糊之中只看到有個人臉紅得像番茄。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腳還險些踩錯位置摔倒、堪堪站穩,伸出手去摸了摸緋山的臉頰。

「幹嘛……?」

緋山目光轉移到別處去。

「番茄……啊呣。」伴隨著白石的一聲嘟囔,她微笑著、似乎十分幸福,抓起眼前的一個「番茄」——紅紅的、很好吃的樣子……就咬了下去。小小的一口、小小的力氣,卻咬住了。

整齊潔白的牙齒啃在粉嫩粉嫩的臉頰上——喂這怎麼看都是吃肉嘛!下一秒緋山腦里驚雷般閃過「被親了」「不對!是被咬了」「還是被白石那女人!」「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居然…」等等語句后,身體才做出反應。

她用力推開了已經熊抱住自己的白石,對方往後推開幾步一個踉蹌、這才跌坐在地上,不解地望著她。

「你、你你幹嘛!!」緋山覺得,她這一輩子除了心臟破裂那一次,都沒有如此地感覺到「危機感」。身體本能地做出反應,理性也在對自己說:「快逃,不然你會死的」,會因為臉紅而死的!會熱死的!

「咬番茄…」白石戳戳下巴,一臉純真,「對不起哦……,番茄咬不到……咬到你了欸?」語氣間滿是真誠的歉意,只是在清醒的緋山聽來就十分OTZ了…。白石呵呵地笑了起來,「因為緋山醫生太可愛了!嗯~美帆子我好喜歡你!」

在被啃、OTZ之後,又是一個重量炮彈!

被表白了…被表白了…被表白了…緋山腦里無限循環這句話,以至於聽不到白石的「欸?你那是什麽反應?」「抱歉,嚇到你了嗎?」「對、對不起啦!唔…(想哭)」之類。


其實她,也有想過,自己跟白石惠也許是有可能的。

啊,那時天氣炎熱,她感覺自己的汗拼命往外冒,對方也是這樣。愈是這樣,她就愈發覺得,白石身上的味道真的很香、很甜。

初次相遇,她們在那更衣室裡,她看著白石光滑潔白的後背,就忍不住吞下一口唾液。

那時候她是真的覺得她是禽獸,居然對同性有了感覺。

初戀的感覺……

後來一起工作的時候,她也漸漸明白了,眼前這女生的溫柔委婉,隱忍卻又固執…她早就在無形中被白石吸引住了,心思也一味往她身上飄。

但是…!

她真的沒有想過會被表白啊!!=口=被表白什麽的只有在夢裡出現過這在現實中不是不可能的嗎她們性格不但格格不入自己偶爾還會有「這真是個笨蛋」的感覺說起來自己到底是哪裡吸引她啊> <白石幹嘛要喜歡她難道白石不知道她們是不可能的嗎還這樣來給她希望——

以上回憶在她腦里一幕一幕閃現出來,讓她來不及反應、分析。

「啊啊啊啊啊——煩死了!!」


鬼吼一聲,她的思緒終於回到了現實來。

轉頭一望,卻發現白石整個人躺在地上睡著了。

緋山不由得苦笑一聲,蹲下來抱起了她,呼出一口氣后在她耳畔對她輕聲說道:

「我的心好煩…你卻安然入睡了,好犯規。」

沒有白石家的鑰匙,那麼只好將她送回自己家了。

能聞到白石身上的體香…淡淡的卻很好聞。抱著白石軟綿綿的身軀…總覺得醉的是自己……緋山只覺得大晚上的還是快點回家才好,別在這呆著了,否則她真是忍不住要【嗶——】戰一番了…白石真的好吸引人,嗚嗚……

她當然是沒聽到、也沒看到,白石在她懷裡入睡,卻小聲喊著「緋山…」,嘴角那一抹微笑——讓人可以看出她正做著好夢。


好不容易將這令人心煩的女人抱到了自己床上,緋山坐在床邊,吐出一口渾濁的氣體。——終於送回來了啊。她總覺得自己哪根筋不對了,跑去管這女人。誰不知道白石惠最會惹事了啊!?又固執、又彆扭,還欲語還休,老是不說出自己在想什麽,搞得大家有時候都對她……

對她……很沒辦法……

緋山忍不住回過頭看看皺著眉睡覺的白石,總覺得對著她,只想微笑,而不會想做其他表情……這樣的女生,叫人怎麼生氣得起來?倒是、比較想假裝不在意的樣子,讓白石來哄她……

「白石……」她輕輕呼喊著白石的名字,「惠……」

白石 惠。這個名字,喊了許多次。在她著急的時候、手足無措的時候、迷茫的時候,心底總會有一把聲音,呼喚著:「白石惠」、「白石惠」、「白石惠」……而白石似乎也總是接收到了她的呼應,站在她身邊,陪她熬過一次又一次的挫折。

「唔唔~」

回過神來,白石竟然好像真的聽到了她的話,爬到了她身邊,軟軟地把頭蹭到她腹部處,上半身也依偎在她懷中,「頭暈……」她半瞇著眼望著緋山撒嬌。

「誰叫你喝那麼多酒。」

緋山好氣又好笑地把手放到她頭上,替她輕輕揉弄著。

「嘻…」白石拉過了她的手,放到自己的鼻頭前,「香香的…好好聞喔~。」

「!」完全下意識地馬上收回了自己的手,緋山的臉再次不可抑制地紅了半邊,「你你你你是小孩嗎?什麽好聞啦!?笨蛋、笨蛋!」

白石似乎聽到了她的訓斥、又似乎沒聽到,側過頭去繼續睡了。

緋山也緩了一口氣。


緋山還在給她揉頭,房間內就這樣沉默了一陣。

「呐…」白石輕聲地說。

「又——怎麼了?」緋山寵溺地微笑著。

「我喜歡你…」

「……」微笑僵住,大腦石化,差點咬到舌頭。

「……藍澤。」白石說完樂呵呵地笑著睡去,這回大概是真的睡著了。


「……」

「……呼……」

「…………白石惠!!!你以後說話起碼有點頓挫好不好!!」


其實,緋山最在意的是「白石喜歡藍澤」……吧,

嘛,我也不知道,有誰知道呢?


Fin.



呃…有人要番外吗?

其实这真的是白绯啊(已经连红白都不说了吗{:2_222:} )只是某白石医生十分恶趣味而已……

真的不是蓝白=A=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