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Love Live!】吃醋、懲罰……寵物Play?! (えりうみ/繪海。短篇樓) 6/29更新

作者:Devil菇
更新时间:2017-08-23 17:16
点击:5304
章节字数:75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q224976311 于 2017-6-29 11:28 编辑



大家好,我是小蘑菇!

首先就來個固定該有的開場白吧。

菇菇文筆貧弱,傷眼、或是一切副作用,菇菇一律不負責唷!

順道一提,對菇菇的腦洞,認真就輸了wwwww

無法接受者,請走後方出口,謝謝。


想了想,其實很猶豫要不要乾脆開個短篇樓...

最後還是開了,我想積少成多....是吧?(明明是妳更新時間太久了!)


電梯施工中 ─ ─ ─ ─

#調戲的代價 - 1樓 (內有**內容,請注意閱覽)

#吃醋、懲罰……寵物Play?! - 6樓 (內有**內容,請注意閱覽)




不知不覺又到了海未生日的日子了。

何時開始,我文章常常以海未的角度去寫文,儘管嘗試用過繪里或是小鳥的視角,卻沒有跟妳一起的那種感覺......

海未,謝謝妳讓我更加接近小鳥,也謝謝妳陪伴我至今,今後也請妳多多指教了!

海未,生日快樂!!!

雖然這篇跟生日半點關係都沒有.........好不容易才壓在底線時間內完成的{:4_330:}

這幾天精神很差.........

好希望可以好好的睡個覺.........

好希望...工作可以不要那麼不順啊啊啊!!!(崩潰


──────────── 以下正文 ────────────


#調戲的代價


一如往常的過了下班時間,我依舊還在辦公室裡辦公。

叩叩──

門外響起熟悉的敲門聲,使我微微的皺著眉頭。

「請問有什麼事嗎?絢瀨小姐。」

我聽見開門的聲音,眼睛卻從頭到尾都沒有移開螢幕一秒。

「您現在都已經知道是我了呢,社長。」

「社長,已經是下班時間了,您也該休息吃飯了。」繪里不受房內氣壓的影響,很自然地來到了辦公桌前。

我抬起頭瞄了一眼後,視線立刻回到螢幕上。

繪里手持著深藍色外殼的便當盒子。衣服與上班時穿著不同。微濕的髮尾與肩頸處的汗珠,甚至還能夠聞到濃濃沐浴乳的香味.......

「妳還真閒,下班回家後,還刻意做便當來公司嗎?」

繪里愣了一下後,將便當放置電腦旁。

「真不愧是社長,您的觀察力越來越敏銳了。」

「我已經說過多少次了,請妳不要做出這些沒有意義的事。還是說.....妳就這麼想要害我嗎?」

「害您?怎麼會想害您呢,我只是對您很有興趣而已。」

「興趣?我看根本是惡趣味。」

繪里得到了冷淡的回應後,就這麼大膽的將我的椅子拉離桌前。

「請問妳在做什麼?」我重重的嘆著氣,並看著眼前不斷打擾自己的金髮人兒。

絢瀨繪里。金髮藍瞳的外國血統,讓人又愛又恨。但她不僅外表貌美,就連工作能力也是高過於人,聽說才剛進入公司的她,很快就受到表揚,並在短短幾年之內,爬到了和我相同的地位,並獲得社長候補的位子。

然而她卻有著非常奇怪的個性,在她即將被選為新任社長之時,卻突然棄權了。

這件事在業界廣傳著,儘管有人好奇詢問,卻終究沒有得到答案。

我非常討厭這種人,就像是自己的對手對自己產生憐憫之心一樣,讓敗者得到不屬於自己的獎品。

因為這樣,我也遭到公司許多人的批評。想當初剛接社長位子的時候,就開始有人造謠說我用各種手段逼迫絢瀨繪里放棄社長之位。風聲就算了,甚至還在工作中被無數人用陰招陷害,害我差點讓公司陷入險境。

直到最近幾年,我用盡心血與實力,才讓那些人安分了些。

我原本以為終於可以專心處理工作事務了,誰知道卻在幾個月前,絢瀨繪里開始無時無刻黏上自己,甚至過度的肢體接觸...........我已經快要忍受不住了。

「社長,聽說您非常的討厭我呢....」繪里擅自跨上自己上司的大腿,椅子也因此發出了難受的喀喀聲響。

「.......請妳不要再胡鬧下去了,我時間已經不多了。」我不敢輕舉妄動,就怕對方有著甚麼計謀來陷害自己。

繪里褪下外套,並拉開自己襯衫上的深藍色領帶。胸前的緊繃讓胸部相當顯眼,而繪里正緩慢的解開釦子...............

......很快,鎖骨至胸的肌膚就這麼裸露在我眼前。

我的視線立刻就被吸引住,雙頰上還有著明顯的紅暈。

繪里則是用那曖昧的笑容俯視著我。

「妳、妳在做什麼!還不趕快把衣服穿上!妳、妳這不知廉恥的──!!」

「呵呵,只是這樣一點刺激就受不了了?看來傳言是真的呢~」繪里輕咬著我的右耳,並低語著。

「聽說......社長還是個從未戀愛過的...........未成年女性呢.....................當然是指心靈上的年齡囉,年過三十的園、田、社、長~」

傳到耳裡時,我便緊握雙拳,怒瞪著坐在自己身上的金髮女性說道:

「夠了!這樣調戲我很有趣嗎?請妳記清楚,調戲上司的下場可不是那麼容易收場的!」

繪里笑了起來:「呵呵,社長您生氣起來的樣子也很誘人呢。」

自己臉上的紅暈淡化了一些後,便浮上一層明顯的陰影。

「我園田海未在此發誓,絕對會讓妳......絢瀨繪里,後悔今日所做的事!」

語畢,門外便走進一名手持注射器的年老男性。

蒼老的白髮與鬍子,黑色西裝與挺直的站姿,是從小就在園田家擔任管家的蒲田管家。

我抬起頭,對還不知道即將大禍臨頭的繪里露出了冷笑。

蒲田管家悄悄來到了繪里身後,並將注射器直直往繪里的肩頸處注射。

「.....唔!」

繪里瞪大了雙瞳,尚未反應過來的她就這麼緩緩地閉上的雙眼,倒在了我的懷中。

「蒲田管家,請幫我把她載回宅邸。」我簡潔下令。

蒲田管家雖然已有年紀,但依舊輕輕鬆鬆的就將繪里的身子抱了起來。

「社長,請問您真的要這麼做嗎?一但做了,便無法回頭了。」

我很意外蒲田管家會有反應,但依舊沒有動搖我的決定。

「我已經警告這隻小狐狸很多次了。現在,身為她的上司,怎麼能不好好回敬一下呢?」















在公司沒人的情況下,我們很輕鬆的就將繪里載回我的住處。

「請問社長,我應該將她移到哪間房間?」

「帶去我隔壁的房間。對了.....」我從西裝內袋拿出一張紙,並遞給蒲田管家。

「請把紙上的東西準備好。還有,千萬不能讓她跑掉了。」

「遵命。」

.................................................

...............................

...............

我來到繪里所在的房間,看著還在床上處於昏迷的她。

內心強烈的譴責感催促著我住手,但相對的......也浮出了想讓這以我為樂的女性屈服的想法。

床邊的櫃子上,放著蒲田管家準備好的箱子。一打開,便看到滿滿的安全束縛用具。

我將皮製手銬銬在繪里的雙手,並將另一端銬在床頭的欄杆上。

我順著繪里的左臉頰向下撫摸著,這時才注意到肩頸上有著剛剛被注射過的小紅點。

拿起放在一旁的黑色眼罩,撫過她額頭上的髮絲.......

「明明這麼漂亮.........」

我咕噥著幾句後,就這麼將眼罩上的皮帶固定在繪里的後腦勺。

我順著繪里的身體曲線,由上至下,輕輕劃過。

來到腳尖,我順勢將那雙襪子給褪了下來.......

「這、這是.......!」

褪下之後所看到的,並非腦中所產生的漂亮腳型,而是駭人的一幕。那雙充滿違和感的雙腳有著許多舊傷口,骨頭似乎也有受到外來影響而變形,看著看著.....不禁令我相當痛心。

這麼一說,我曾在公司聽過繪里以前有在跳芭蕾舞..............

難道是因為這個的影響嗎?

芭蕾舞必須要靠著那雙腳.......不斷的忍痛練習...就算受傷也只能擦個藥,然後繼續練習............

原來脫去舞鞋後的她們......每天承受的是這麼大的折磨.............

受到突如其來的震撼,我的情緒跟著低落了下來。

或許.......我真的誤會絢瀨繪里這個人了......................

我撫上那被束縛住的右手,正想要解開時,一種從未有過的情感硬生生的壓過這份罪惡感..............

正當我低頭思考著該怎麼辦時,我感覺到床上漸漸有了動靜......

束縛雙手的皮帶與欄杆發出了摩擦聲,但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我注視著臉頰上冒出汗珠的她,內心滿是佩服能夠在這種情況下立刻冷靜下來的女性。

我故意保持沉默,寂靜讓她漸漸難以呼吸,發出了沉重的呼吸聲。

過了幾分鐘後,她終於緩緩的開了口:「.....社長?」

我睜大了眼,無法置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為什麼知道是我?」

「首先,我最後記憶是在與您共處的時間,在那種情況之下,很難會被外人所綁架。其二,倘若真的是綁架,那麼我更不應該會在這種溫度舒適、柔軟的大床上。其三,您的味道充斥著整座房間。」

愣了幾秒整理繪里的話後,我才反應過來:「這種時候妳還能開玩笑,我真的很佩服妳的冷靜與觀察力。這也難怪妳會在短期間內,被選為社長候補者。」

「玩笑?社長,我從沒有對您開過玩笑的。」

繪里臉上勾起一抹持續三秒的微笑後,認真說道:

「園田社長,我是真心喜歡您的。」

剎那間,我的心跳就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樣,瞬間加快。

然而這種感覺僅持續了短短幾秒鐘,很快,另一種感覺立刻讓我的內心冷靜了下來。

「我知道....」

「誒...?」

「公司內流傳著妳是只要是臉蛋合妳胃口,就會貼上去的女性。」

「等等,您誤會了!」

「誤會?我有多少次看過妳在公司對多少女性出手?還做出了多少破廉恥的動作?」

「等等,不是您看到的這樣!」

這次我直接扯開嗓子怒吼著:「夠了!」

「我已經....不想再聽這些事情了。現在,妳將會因妳自己的惡趣味而付出代價!」

我無法克制自己內心的怒火,將繪里的襯衫狠狠撕開。

釦子瞬間散落在周圍,襯衫破損不堪,只能事後換一件給她。

然而暴露在我眼前的,倒是讓我有些訝異........

原本以為像繪里這麼成熟的女性應該會穿比較大膽的內衣,沒想到竟然是穿著普通的淡藍色內衣。

「社、社長,請問您在做什麼?!」

繪里驚呼著,就像是尚未受到汙染一樣的純潔反應。

「做什麼......妳應該比我還要清楚才對吧?」

我故意用食指指尖輕輕劃過繪里白皙的腹部。

「....嗯!」

如我所料,她顫抖了起來。

我微微一笑,直接坐在繪里身上後,並順勢將內衣解開.......

豐滿的雙胸不負眾望的彈了出來,我的雙手就像著魔了一樣,立刻被吸住。

那柔軟的觸感從手心傳來,讓我不自覺地揉捏著。

「嗯....社長...請住手..........」

繪里扭動身子反抗著,但卻讓我更加亢奮,我將臉埋入她的雙胸之中,沐浴乳與繪里的味道撲鼻而來,耳中傳來繪里雜亂的心跳聲.......

意外的是,這舉動讓我心中的怒火漸漸平息下來,首次感受到內心如此平靜。

我.........究竟在做什麼...?

「絢瀨小姐......對不起.........」我道歉著,雖然不期望對方會原諒我,但還是必須說出口。

「.....社長..您到底...怎麼了?」

「我不知道.......自從遇到妳開始,我的生活步調就這麼被妳打亂。那天......妳應該成為社長的...........我至今還是想不明白,妳為什麼要放棄這麼好的機會........想到最後,腦中漸漸浮現妳只是憐憫我,所以才故意退出競爭...的想法。」

「不是這樣────」

繪里正想解釋的同時,卻被我的情緒給壓了回去。

「妳知道那段日子我是怎麼過的嗎?妳知道職場上是多麼殘酷嗎?大家....大家都認為是我暗地用陰招逼迫妳退出,那些讓我刺痛無比的視線就算了,甚至用盡各種手段想要陷害我..........我真的...好害怕.....每天上班對我來說都是折磨......」

「對不起,我、我不知道......」

「然後呢.....在我最害怕、快支撐不住的時候,妳卻擅自的踏進我的世界。每天的破廉恥行為讓我深深恐懼著,我很怕妳想要陷害我.....就像那些人一樣!」我閉上眼,一陣鼻酸襲來。

淚水順著眼角滑落,滴在繪里的胸前。

我首次在外人面前流淚........

除了父母親外,我從未在別人面前流過任何一滴淚水。

明明平時都能好好控制自己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卻........讓我好想在她的面前大哭,想要宣洩一直以來所累積的情感。

「社長,您知道我是為了什麼才進到這間公司嗎?是因為園田社長在這間公司,所以我才努力讀書,努力進到這間公司的。您還記得嗎.........您曾經在我高中自暴自棄的時候,對我伸出了手,是您讓我沒有繼續墮落下去,是您讓我生活有了目標,是您.....賜予了我新生命.........對於這樣的恩人,我又怎麼可能會想陷害您呢。」

聽到她這麼說,我腦中一段模糊的身影從腦中浮現了出來........

那時的她眼神相當落魄,就像是否定了自身的存在一樣.....失去了生命意義。

她不顧旁人眼光,就這麼坐在人來人往的街上,嘴上還叼著菸。

當我靠近她時,才注意到她身上不僅有打架的傷痕,更有著自殘的傷疤。

左手內臂有著一條又一條的血痕,讓我看的相當不捨。

注意到我的視線時,她如我所料的抬頭怒視著我......

『看什麼看?』

我感覺到她的言語和那雙失去光芒的湛藍色,正在向我求助。

我擅自坐在她身邊,開始將她拉回正軌.....不顧她的怒火與難聽的話語。

隨著時間過去,她也漸漸改變了,變成了努力向上的好孩子,臉上也開始露出了笑容。

但是好景不常......因為工作的關係,臨時要調動,我當天就告訴了她。

只見她含著淚對著我說道:

『我一定會成為有用的人,出社會後,一定會找到妳的!』

當下的我並沒有想那麼多,只是摸摸她的頭回道:

『嗯,我等著妳。』

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那個女孩了。

由於工作上的忙碌,我已漸漸忘記這段往事。

只是真的沒想到.....都過了多少年了,她竟然還記得這件事,並實現了與我的約定。

「妳....妳是那個...女孩.....?」

我抬起頭望著那被我束縛住的女孩。

「您終於想起來了嗎?」

繪里微微一笑,讓我立刻大哭了起來。

我擦拭自己淚水後,立刻將視線歸還給繪里。

那雙有些帶霧的湛藍色中,映出了我的倒影。

我伸出右手,撫上臉龐,並用大拇指輕劃過眼角。

「我真的...很抱歉。我從未想過我們竟然是以這種情況下見面。為什麼當初妳不直接跟我說明白呢?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

繪里眼神向下,失落的神情中,透露出了無奈。

「因為我不想造成妳的麻煩,我想說社長可能已經忘了我....可能已經有了....對象。所以我才....想要默默的待在社長的身旁...........但卻沒想到,自己已經為社長瘋狂到,無意識的去勾引著社長.........但我真的從未有過任何想要陷害社長的念頭!」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替妳鬆綁,好嗎?」

「請等一下!」

正當我伸手想解開束縛時,繪里突然大聲吆喝,讓我一臉錯愕的看向她。

「請問.....怎麼了嗎?」

「那個.....能不能.........先這樣就好......」

繪里越說越小聲,但我卻意外清楚聽到她想表達的話。

「為什麼....?一般來說,被束縛住應該會很難受吧?」我一臉不解的問道。

「..............」

繪里將臉別到一旁,似乎不願說出原因。

「我知道了。」

正當我想要從繪里身上離開時,卻被一股極小的聲音拉回原位。

「.....不好意思,妳剛剛說什麼...?」

「.........不繼續嗎?」

腦中迴盪著這句之後,腦內便因過熱而處於當機狀態。

「妳不是.....討厭這樣嗎.........?」

「那、那是因為........」

「因為?」

繪里吞了口唾液後,便大聲地說了出來:「因為我是真的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情的經驗啊!而且社長剛剛的表情好恐怖...............」

尾音結束的同時,眼淚便從她的眼角滑落了出來。

我睜大雙眼,一臉無法置信的模樣。

我從未想過繪里還是第一次。所以公司流傳的全都是騙人的?

明明看到了那麼多破廉恥的畫面,結果繪里還是純潔之身?

內心的自己彷彿從沉重的枷鎖中解脫,感到無比愉悅。

我輕輕擦拭繪里的淚水,說道:「對不起.......我不應該懷疑妳的,所以別哭了.....」

我舔舐著繪里眼角的淚水,明明是鹹的,卻讓我感覺甜膩無比。

我雙手撫著繪里的腰間,並伸出舌尖從下腹緩慢的舔了上去........

「啊...嗯.....好、好癢.......」

繪里因搔癢難耐而微微扭動著身子。

我專注著、期待著,來到了雙胸,並緩慢的往山頂爬去.......

.......與剛剛不同的景象,如今卻已堅挺了起來,彷彿迫不及待的要我去觸碰一樣。

我抬起頭,望向了滿臉紅暈的繪里......

「繪里.....興奮了嗎?」

我口中吐出的字句連我都不敢相信。

我從未說過如此羞恥的話,也從未做過這種事情..........

......明明我們都是第一次,為什麼我卻知道該怎麼做?

「社、社長,您從什麼時候開始會說這種話了......」

我微微皺眉,壓低聲線說道:「這可是妳害的,是妳讓我變成這麼破廉恥的樣子......」

「什麼啊,社長,明明我才是受害者...」

「吶......我們兩個獨處的時候,可以不要用敬稱嗎?就像以前一樣就好.........」

我伸出手,觸碰著那雙猶豫的唇,期待著它再次張口的時候。

「當然,只要是妳允許的話.....................海未。」

那久違的語氣與聲線,讓我瘋狂似的斷了理智。

我一口含住那堅挺已久的前端,並同時運用舌頭在周邊打轉,時不時的碰觸著、吸允著........腦中甚至會幻想,如果就這麼將繪里的奶水給吸出來的話.............

當然,我也很清楚這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

這時,我故意用牙齒輕咬著前端,繪里的身軀也就這麼微微弓了起來.....

「啊啊啊......」

繪里一臉舒服的模樣,不禁令我想要更加更加的捉弄著她。

我右手順著向下,來到了腹部,並解開了繪里的褲頭。

「海、海未?!」

「怎麼了?」

繪里夾緊雙腿,似乎正在嘗試阻止我。

「果然還是有點那個...什麼的...............」

「...事到如今了,我不會允許妳喊卡的。更何況,我是那種一但開始,就一定要好好結束才行的類型。」

「但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趁繪里還沒反應過來,我迅速的將外褲給褪下,丟到地板上。

我身體下移,彎著腰,左手抱著繪里的右腿,輕吻著大腿內側。

「...我也是第一次.........很緊張的,但是..........現在腦裡塞滿著想讓妳舒服的想法,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留下屬於我的印記之後,我便伸出舌尖,向更深處舔拭著。

「放心,把妳的一切都交給我.........」

「海未,不要、不要.....」

繪里左右搖著頭,而我就這麼順勢將內褲以極慢的速度褪了下來。

我一臉驚愕地看著這幾秒鐘,濕黏的液體明顯沾在了內褲上,甚至還與秘密花園牽著一條銀絲.......

「海未,拜託妳,不要看......」

我嚥了口唾液後,便一口氣將繪里的最後防線給丟到一旁。

我用大拇指緩緩的剝開花瓣,看著那被隱藏在深處的花徑.......

我將臉湊近,故意輕吹一口氣...........

「呀啊!」

繪里突如其來的大叫,讓我不禁笑了出來。

正當繪里想出聲抱怨時,我便舔上了膨脹已久的花核......

「啊....海、海未等.......哼嗯.....哈啊......」

過了一會後,繪里的反應安分了許多,甚至可以感覺到她的身體逐漸升溫,渴望著更多。

我閉上眼,細心的品嘗著,但又害怕弄傷對方,因此任何動作都是輕柔帶過。

「海未....求求妳,不要再這樣挑逗了....我、我快瘋掉了........」

繪里聲音顫抖著,甚至感覺到相當無力。

我瞄向繪里後,就這麼毫無預警的將手指深入進去.........

「啊───」

欄杆再次發出的聲響,繪里的身子也突然呈現僵直的狀態。

我一一不捨的離開的花核。移動身子,來到的與繪里相同視線的位子,注視著她的細微反應。

那不停顫抖的眼睫毛下,隱藏著一雙如此吸引著我的湛藍雙瞳,好想...好想讓繪里只屬於我一人,讓這雙眼睛.....僅剩下我。

我一邊思考著、一邊加快了手指的動作......

「啊....啊......啊...........」

花徑流出的蜜液緩緩流入我的手掌中,濕潤且溫熱的內部.....繪里的...味道...........

逐漸被欲望佔滿的我,本能突然往上壁一勾────

「啊啊啊啊啊─────────」

繪里用盡全身力氣所發出的聲音,才讓我回過神來。

手指緊緊的被內壁包覆住,彷彿不想讓我離開一樣,緊抓著我的手指。

「哈啊....哈.....嗯.......」

繪里身上漸漸出現了因身體升溫而產生的汗珠。

當劇烈起伏的胸口逐漸緩和時,我才緩緩的將手指抽出。才剛離開花口,我便感覺到大量的液體從中溢出,沾濕了床單。

我看著剛剛還在繪里體內的那雙手...........

......發皺的指頭上有著透明的液體和含著少數乳白色的液體,讓我相當愉悅。

我左手撫上繪里的額頭,撥弄著髮絲,問道:「繪里,還好嗎?」

聽到我的呼喚,繪里才緩緩睜開眼睛......

「嗯.....」

聽到回應後,我立刻擦拭手指,將束縛住繪里的那雙皮製手銬給取下。

我輕撫著繪里的手腕,深怕因為我的一時衝動而受傷。

直到看到那一如往常的白皙皮膚,才讓我鬆了口氣。

「海未......我喜歡妳....」

繪里伸出手,輕撫著我發燙的左臉頰。

頭微微向左偏,想讓自己更加接近這雙手。

「...嗯。」

我簡短的回應,卻讓繪里有些難過的皺著眉頭

「...但我還沒有聽到...海未妳的回答......」

「................」

我將臉別開,並不是因為自己不喜歡她,而是這句短短的『我喜歡妳』實在太羞恥、太難以啟齒了。

繪里注意到我發燙的耳根子後,便努力的撐起自己無力的身子,從身後輕輕地擁抱著我。

繪里將下巴抵在我的左肩上,故意對著那脆弱的耳朵吐著熾熱的氣息。

「繪里,請、請不要這樣............」

「哼嗯──剛剛那位將我霸氣推倒的園田社長去哪了?」

「那、那是不小心..................」

「不小心應該不能當理由吧?」

「唔.........」

跟數年前一樣...不,現今也是,繪里總是喜歡捉弄我,讓我每次都慌了手腳。

「海未,我很高興......妳為我吃醋的事情。但我從未想過忘記我的妳,竟然還是會無意間在意起我的事。但今天妳應該就明白......我是純潔之身,而第一次已經奉獻給了我最深愛的園田海未。」

繪里的一字一句都重擊著我的耳膜與心臟,總是讓我喘不過氣的她,總是讓我心痛無比的她............為什麼我還會喜歡這種人呢。

正當我回頭時,才注意到身後的人兒已經倒在我身上睡著了。

「真是的...」

我去浴室拿濕毛巾替繪里擦拭乾淨後,才替她蓋上被子。

我坐在繪里的身旁,注視著她的睡顏,就像是回到了從前一樣.........

我將自己多餘的髮絲撥到耳後,輕輕的在繪里的臉上落下晚安吻.........

「繪里,我愛妳。」

才剛將真心話說出口,一股勁就這麼環住我的肩頸,將我整個人都拉向了繪里。

「嘻嘻,終於聽到海未說出口了。」

見繪里一臉笑的合不攏嘴,我才知道自己上了當。

「繪里!妳竟然假睡!!」

「對不起嘛,誰叫海未都不說,害我好擔心妳只是憐憫我而已。」

我移動身子,躺在了繪里的身旁,互相注視著。

「怎麼可能。這種事只能對喜歡的人做,不是嗎?」我紅著臉,一臉認真說道。

沒想到繪里見到我的臉後,又開始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也是呢。」

「繪里,這並不是好笑的事情!」

繪里一邊拭著淚、一邊說道:「對、對不起,因為我真的太開心了,實在忍不住.........」

「......繪里,我......」

才正要說出口,就這麼被繪里的食指抵住了嘴。

「...噓,我都知道,因為我和妳想的都是一樣的。即使未來路途有多坎坷,也不會讓我後悔今日的決定。」

「繪里......」

繪里溫柔的拍了拍我的頭後,就這麼將我抱進懷裡。

她哼著自創的旋律,讓我感到眼皮逐漸沉重,直到自己沉沉睡去為止。















陽光透過窗簾縫隙照射在我的臉上......

「....唔?」

我輕揉著雙眼,拿起放在床櫃上的手機......

─── AM9:00

我注視著上頭的數字幾秒鐘之後......

「呀啊啊啊啊!!!!」

我瞪大了雙瞳,瞬間從床上跳了起來。

我急忙搖著身旁還在熟睡的金髮人兒.......

「繪里、繪里,快起來!上班遲到了!!」

「恩.......」

繪里抖動了一下身子後,又再次陷入沉眠。

「繪里、繪里!」

這次我更加用力地搖動著,才見繪里緩緩地睜開一條縫隙。

「早....」

「早...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快起來!」

繪里注視了我一會後,微微露出笑容,甚至發出了『噗─』的聲音。

「海未,今天是假日唷,妳忘了嗎?」

「誒.........?假日?」

我重新拿起手機注視著今天的日子.........

─── AM9:17 (日)

繪里見我表情漸漸放鬆下來之後,突然就從後面襲擊,抓住了我那微小的雙胸。

「繪里!!!!」

這時,繪里一個勁,將我再一次的拉回床鋪的懷抱,並壓在我身上。

「海未,我肚子餓了。」

「我知道了,我去請蒲田管家弄吃的......」

我想起身,卻被繪里壓回床上。

見我一臉不解,繪里才勾起了獵食者的笑容,並舔舐著自己的唇邊說道:

「海未,既然是妳叫我起床的,那就必須由妳負責。」

「等、等等,什麼意思................誒、等!不要摸那裡!住、住手!!啊啊啊啊啊─────────」

此時,天真的我才知道繪里這笑容的意思。






────── 調戲的代價END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