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分类:原创小说

作品状态:已完结

发布时间:2017-12-17

更新时间:2017-12-18

作品授权:独家

现代

原创作者对待故事严肃认真

点击:2753

收藏:14

评分:

之前在原创小说版发了《盲》

自己仔细看了看,觉得个别情节处理得不够好,于是修改了一处主要情节,同时改了很多错字。

此版本作为最终版发布。

两万字的小说,第一章就直接引入正题,在我看来不需要简介的存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haoqi
haoqi 在 2018/08/15 23:53 发表

这娓娓道来的语气,说着一个这么残忍的故事...

蔡欣卓
蔡欣卓 在 2018/08/12 03:44 发表
精华 长评

标题:盲 文评

在我的脑海里,有一片竹林,那仿佛是一片云雾般的海,是竹海,那里云雾笼罩,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温柔,那是一片绿色,却又不是如同草般的鲜绿,或是一种叶子的深绿,那是一种非常浅,非常柔和的绿色,那片绿色就那样在那里弥漫着,始终像是守护着什么一样,存在于那里。
那就是我对于《盲》这篇文的感受。
而当我今天再次将它从头至尾全部看了一遍之后,我有了新的感受。
一种渐渐清晰的感觉出现了。我能够看到更多的细节,从中推敲出更多的内心,某些隐喻,象征,以及某些忍不住想要嘲弄的东西。坦白说,它很尖厉,尖厉到我觉得自己都不该说出来,但是,我还是决定在这里说出来,我想不是因为我乐于打击作者,也不是因为我仅仅想要一吐为快,而是因为我觉得虽然有这些东西,但是我知道,它无损于这篇文的美,一种弥漫的,绿色的,竹海般的氛围。
因为我喜欢它。

倪知然,当我再度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想到的是“知然”这两个字,真是充满了一种先验的直觉。知然,知道一件事情就是这样的,一种非常准确的,绝对的灵犀。那是懂得,是完全的,百分之一百的完美,是世间无任何阻碍,如同有光瞬间穿过一切,照亮一切。
那是一种绝对的美好,是一种完全的意义,是没有任何损伤,完美的境地。
——这感觉让我想起母亲。
当我看到许慕雅眼中的倪知然,“留着短发但却很有女人味,长长的真丝衬衫宽宽松松地坠在身上,活动时又会恰到好处地贴紧身体的曲线。”“她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漂亮,那么美,不论周围的摆设多么简单,周围的人多么无趣,声音多么嘈杂,这一切都无损于她的美。”,我脑海里直接的感觉就是,母亲的感觉。
母亲的感觉是女人味,是成熟,是绝对的意义,绝对的美。是一种超越了世俗女性的定义,超越了世间普通女性所有的感觉,不管那有着怎么样的样貌,装束,性格,它其最终都会导向的地方是一种完全女性化的温柔。
许慕雅眼中的倪知然这段描写,情感是那么地充沛,完美极了。它仿佛周围完全透着光,那么明亮,一点余地也没给黑暗留,那种绝对的温柔,堪称极致。
但是当我感受到许慕雅对倪知然的感觉居然是母性的时候,我内心也有一个声音说,完了。
当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爱是“母性”的时候,这段恋情一定会以悲惨结局收场。
因为孩子的爱,从来都是残忍的。
往下看去,更多的描述印证了我的预想:许慕雅和倪知然分手时,说了许多绝情的话,她很残酷地对待了倪知然。这种孩子式的自我中心,让我在心中冷笑。
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会落到这种境地,是理所当然的吧。
更何况还是女女之爱,这其中的羞耻和失落,够让我觉得是对这孩子足够的报复了。
我不喜欢许慕雅。

当文章的视角转为倪知然时,我却迷茫了。
倪知然是那么地依赖许慕雅,这和许慕雅眼中倪知然的母性截然不同,一个母亲怎么可以做出这样不清楚自己身份的行为?她应该有的那种完美的温柔,照护,一个女性该有的母性的光辉,正是那种让许慕雅深深着迷的母性,让许慕雅对她完全沉浸的感觉到哪里去了?完全是个自私自利的小女孩嘛,哪里有半点光辉女性的感觉?
当然,这是从许慕雅的角度出发的。虽然我不喜欢许慕雅,但居然还是很直接地代入了她的视角,对倪知然产生了如她一般的期望——或许我也是对母性着迷的人吧。哦,这么说来对许慕雅的排斥,可以说是同类相斥了。
但是渐渐看下去,我开始理解了倪知然。当我脱离开许慕雅视角时,我就释然了。倪知然自述部分,应该就是她的真实了。倪知然的真实,其实就是一个小女孩,那种疯狂的依恋,以及还有过分的控制欲,受到冷落后恐慌的反而强势起来的行为,想要让许慕雅关注她的行为,真的是一个极其真实的女性。那种女性的依恋,但又不由自主地想控制对方,那种无法自我确信正确,自我低评价,被恋人伤害后也无法相信自己的正确而作出正当的反击,最后导致自暴自弃,而其中又充满了悲伤,忿怒,惊恐的心态和表现,真的是太完整了。倪知然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人,一个非常正常的女人,一个女人会在这个世界上形成的样子,倪知然都占全了。那么她的没有母性,我也很可以理解了:哪个真实的女人,拥有百分之一百,被这个世界的话语权所构建出来的“母性”呢?这件事,没有比作为女人的我自己更清楚了。
于是许慕雅和倪知然的矛盾,完全地就清楚了:
许慕雅想要一个母亲般呵护她,以她为中心,照顾她,能够满足她各种情绪的,本质上几乎是一个完美母亲的恋人——我刻薄点说,恋人都能去掉,直接叫母亲得了。
倪知然想要一个能够让她依靠,信赖,可靠,能够提供某种绝对价值,绝对安稳,没有欺骗的恋人。像是一个通俗意义上的丈夫。请允许我或许是说出了百合文的禁忌:男人——但是倪知然对许慕雅的期待,真的就是一个女人所能对男人所有的完美的期待。
许慕雅所认知中的那个母亲般的恋人,其实根本就是个幻象。倪知然对她的信赖依赖,这绝无可能化作那种包容性极强的母性。倪知然的爱没有包容性,就算有也是那种出于委屈求全,怕被抛弃所产生的迎合的心态,那怎么能够和因为完全懂得,爱,天生的保护欲所产生的非常强大,稳定的母性相比呢?倪知然这个名字就像是许慕雅的意愿所完全赤裸地表达:倪知然,你知然,你知道是怎么样的——既然你知道是怎么样的,那你难道不该完全地顺着我的意义做嘛?
在许慕雅这种极其强烈的孩子的残酷自我下,倪知然好惨。我开始站在倪知然这一边看待这段感情了,因为倪知然比起许慕雅更像个正常的女人,她的每一项诉求我都能很好地理解并赞同,于是我开始把观察对象重点放到倪知然身上了。

倪知然是个无法做出选择的人。
这件事在杭韵出现后完全改变了性质。
杭韵在这件事中,完全像个第三者。
这是许慕雅和倪知然的故事,杭韵的存在,简直是一种无必要。
只要看到倪知然是怎么和许慕雅做爱的人,都不会认为杭韵是个真正的,可以和许慕雅竞争的情敌吧。性是最无法作假的,倪知然和许慕雅做爱时那种完全,痛苦,热烈,绝望,完全的清明,和她面对杭韵时那种吞吞吐吐,看似是愧疚,其实是怨气的情感,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杭韵是倪知然在和许慕雅分手之后的女朋友,她在这篇文一开头就出现了,作为一个仿佛是现任女友,占有正统地位的,道义优势的人,她好像是主角。
但其实不是。她是个第三者。许慕雅的视角虽然幼稚,但是她的视角却是最有力的,最主要的,一锤定音的:是许慕雅和倪知然分手,并且还是她甩了倪知然,然后杭韵再出现的。对许慕雅来说,杭韵完全是个第三者。
杭韵出现了,虽然是第三者,但是,在倪知然心中,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
这个地位就是:伤害杭韵,即罪无可赦。
倪知然需要和许慕雅和杭韵之间作出选择,这是让她痛苦的根本。
她的所有行为都表明,她深爱许慕雅,那种爱根本无需思考,明显得太过简单。她只有因为许慕雅才能有强烈的,真正的性欲,也只有许慕雅,才能激发她完全的归属感,完全的热情,行动的动力。
但是她主观认为,她绝对不能伤害杭韵,一旦伤害杭韵,她对自己的评价就会降到令她无法忍受。
本来,倪知然的无法选择,可能只是一种性格上的不便而已。而杭韵的出现,使得这种无法选择,变成了刺向她心口的一柄尖刀。
她无法选择,但是她选择了许慕雅,于是痛苦将她压倒了。
她自杀了。
当我看到倪知然自杀时,我内心深处又浮起了一声冷笑。
我固然知道一个人无法作出选择,并不是因为她太贪心,或是太脆弱,而是因为她不曾得到过许多爱,因此便无法舍弃掉任何一丝可以令她感受到类似于爱的道德感或是欲望的满足。但自杀并不是一种柔和的,退让的行为,相反,自杀是一种让我觉得其人有着太强烈的攻击性,只是由于无法攻击外界而转向内心的结果。我不喜欢有着太强烈攻击性的人,准确说,我不喜欢有着太强烈攻击性的弱者。我鄙弃弱者的性格,让我对倪知然产生了恶感。
于是我对倪知然也放弃了。

杭韵是个特别的人。
我在第一次看这篇文中,印象最深的便是杭韵。如今再看,却觉得她只是一个第三者,并无特别多的可说之处。
之所以第一次会深深记住杭韵,是因为她那一封信的内心剖白。
杭韵说,她看见了自己母亲与情人通奸的场面,因对母亲情人生殖器的厌恶与恐惧,变成了盲人。
那时,我的观察点都落在了男性身上。我觉得杭韵对男性的厌恶,仿佛是这篇文的点睛之笔。杭韵因看不得男性而盲,岂非是象征着这段故事,因为缺少了男性气质的支撑,而变得内核缺失,结局唏嘘吗?
但现在再看,却有了新的感想。
我觉得杭韵并不是厌恶男性,而是厌恶母亲。
她厌恶母亲情人,不是因为他是个男人,而是因为他是她母亲污点的证据。
我猜想,如果杭韵的母亲未曾出轨,杭韵见到的是父母欢爱的场景,她是不会产生这种强烈厌恶的。在文中,杭韵的父亲在母亲死后,因病去世。我觉得这个情节,太过草率,似乎像是因为触动了某些难以言说的真相,而被刻意掩饰了。我猜想这真相是:杭韵期待一个强有力的父亲,但父亲的力量却被母亲的放荡所消解,对父亲产生了失望感,因病去世这个情节,似乎是在潜意识的主导下暴露了杭韵心中父亲的羸弱。
杭韵所厌恶的是不守妇道,放荡的母亲。
而妇道,放荡这两种东西,说穿了,这都是男性视角。
杭韵用男性视角审视自己的母亲,已经是站在了男性那一边。那么对男性生殖器的厌恶,就不成立了。
杭韵厌恶的是母亲,但她自己无法接受这种对母亲的背弃,所以她将这种厌弃转移到了母亲情人身上。
杭韵逃避了自己真正的情感,所以她盲目了。她找不到自己的真心,于是眼中再见不到物。
而杭韵厌恶母亲的特质,恰与许慕雅热爱母亲的特质,产生了一个对比。
母亲再次浮现。
倪知然选择了许慕雅,说明了她和许慕雅本质上是一样的:她们认可母亲,推崇母性。而厌恶母亲,排斥母亲的杭韵,则被她俩一致排斥。
倪知然或许想要当一个类似母亲的角色。
许慕雅名字中的“慕雅”意为仰慕,依赖那位给她带来母亲般感受的女性——雅,即是母性的那种温柔与体贴的完美。
杭韵的盲是因为背弃母亲,而文名即为盲,是否说明,这篇文的内核即是,背弃母亲:倪知然心向许慕雅,却在和许慕雅极尽畅快的一夜之后,选择了自杀,是对自己这个“母亲”定位的否定,同时也是对她和许慕雅共同的“热爱母亲”这一特质的否定;杭韵形像之不美,边缘化,即是因为她背弃母亲;许慕雅最后离开了倪知然,放弃了她所认定的这位母亲般的恋人,亦是背弃母亲的隐喻。
这些就是我在看完后得到的感受。很遗憾,它们零落,无法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也无法说出有什么特别的指向,我只能说,母亲这个意象,在我看来,就是解读这篇文的关键吧。毕竟,女女之爱对男性的排斥,对男性的否定,对暴力的回避,对世界的不满,正像是一种对于绝对温柔的追寻,那种绝对温柔,在世间情感,世间人类中的对应,与母性,真的很像。

值得一说的是结尾。
“我背着罪,一生未再去过那小镇。”
这句话使我感到被什么击中了。
我的逻辑告诉我,许慕雅这句话,无疑是在逃避她应面对的情感:她爱倪知然,却在引诱倪知然背叛了认为不能背叛的杭韵之后,一走了之。她所谓的“罪”,不过是一种自我感动而已。用这种自我感动来替换掉真实的她所应尽的责任,这底下的淡漠和无情,已经到了令我感到恐怖的地步了。因为有罪而不再面对,这是一种虚伪,有罪就应赎罪,偷换这个概念,且为此自我感动的许慕雅,真的是个坏人,是令我感到相当反胃的坏人,可以说,她令我感到恐惧,这种完全的对自己做的事的无意识,令我深深对这人性之恶产生了恐慌。
但我却从这句话里感受到了某种力量。一种绝对的,真理般的价值。它其中蕴含的美,令我无法去否定它。
这句话作为整篇文的收尾,有某种决定性的力量。

我喜欢这篇文。
单把许慕雅,倪知然,杭韵三个人分开来看,我对她们都无法认可。
但是当把她们合在一起,当我回到故事本身时,我又开始感受到那种绿色的竹海般的氛围。
关于母亲的命题可能只是一个角度的片面之言,它只是在我主观的母亲情结之下,被引发出来的一个自我情感的代入而已。
对于许慕雅是孩子,自我到残酷,倪知然是不幸的女性,软弱而令人无法想去救赎她,杭韵是逃避真实的盲人,从不试图看自己的心这些判断,也可能只是我接受了男权思想,对女性的否定而已。
在那种绿色的,朦胧的,让我好像要沉浸进去的氛围里,对她们的嘲讽,轻视,不满,都化去了。
那种绿色的,云海一样的感觉又来了。
穿过那些尖厉的东西,它最终消融在这一片雾海之中。
绿色的小镇。
绿色的竹海。
那种淡淡的绿色。
那种如同被包围在其中,如同母亲般的感觉。
温柔得不可思议。

我感觉到这篇文的某些地方带给我的某种直觉式的确信,确信它是有价值的,是美的,是揭示了某种真实的巨大的情感的。
“我一点都没有忘记她的样貌,我在无数个夜晚里梦见她。那一定是她。她和我梦里几乎一样,但现在似乎又多了一分成熟。或许是过去了好几年,她成长了。又或许,是我和她的距离远了,我在以新的角度看她了,就像我第一次看她。美的震撼是忘不掉的。”
“再深信不疑的事最后也确认是谎言了。放任自己在人海随波逐流也好,独自一人醉到磕破头也好,啜泣至天明也好,趴在桌子上想要拥抱死亡也好,这一切加起来什么都不是,到最后只有“绝望”两个字是清晰的。”
“我该怎么形容她今晚!时隔这么久,我们对彼此的思念都是这么深。我们纠缠在一起,撕扯在一起,她的动作不算温柔,甚至可以用粗暴来形容,但我的身体却是这样喜欢。我颤抖,呻吟。她吻我,轻轻用嘴挑逗我的入口时,我手抖得几乎抓不住她,抓不住床单。我靠在她身上,我抱紧她,几乎要融为一体般地搂着她,拼命迎合她。我的身体摆动如此剧烈,她的手也是如此迅速而粗暴地在我体内进出,我却还是不满足。我要她的汗水,她的体温,她的一切,我求她不要让我在这快感里活下来。

我长长地呻吟,身体剧烈颤抖。我听不见她说话,也看不见一片黑暗里房间的轮廓,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却还是紧紧抓着她,以至于她的手臂上留下了红印。而她并不在意,她让我抓着她,让我沉浸在这可以为之一死的极欢大乐里。

我又迫不及待地想要她。我又开始呻吟。许多次,许多次。我咬着她的身体,我几乎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只有她能给我这些。下面的感受急剧增强时,我紧紧捂住嘴也没办法让那喊声变小一点。伴随耳边嗡嗡的鸣响而来的是身为人能体会到的至高无上的酷刑。我的整个身体都在抽搐,而下体的抽搐尤为剧烈,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那种快感已经超出人可以承受的极限。我抱着她,眼泪顺着落下去,许久许久之后,才终于又听见我自己的呼吸声。

我不想清醒过来。于是就又拉着她的手继续。

我不想活着,我让她深深地刺入我。

我不想在这,我也不想在别处,我只想死。

一切终是明朗了。”

“太过悲哀,也太过压抑了。”

“我依旧时常想起她,想起她的美。也想起那些爱与我的不堪。

我背着罪,一生未再去过那小镇。”

这些文字,令我感到震撼。

我从中感受到了某种超越性的东西,绝对的真实,绝对的痛苦和澄澈。它是很特别的,我在其它任何一篇百合文里都没有读到过。这种感觉,只有在读到这篇文里,才体验到。这是一种特别美好的体验,我感到满足,我想看过这篇文,我会一直记得你。
再次声明,我喜欢它。
那种巨大的感受将我包围了,在这其中,我感到欢欣。
它是美的。
它很美。

显示第1-2篇,共2篇

作者

西瓜啤酒

不善沟通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作品粉丝榜

排名 ID 粉丝值
排名 ID 粉丝值
排名 ID 粉丝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