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垣X戶田 短篇集 8/19更新

作品分类:三次元同人

作品状态:连载中

发布时间:2010-08-16

更新时间:2011-03-23

作品授权:独家

百合

中之人

点击:2966

收藏:1

评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尋瀨
尋瀨 在 2010/08/16 22:02 发表
长评

紅線

前言:
如果有bug什麼的請見諒囧,不過歡迎提出來!
這篇的時間點是2008年10月左右,也就是gakki要發紅線單曲的時候。





人和人之間的羈絆,都是由一條條無形的線在互相牽引著,線與線之間的距離遠近就代表自己與那人緣份的深淺。

所以,與命中註定之人的線又是什麼呢?

那是一條,被稱為紅線的線,也就是一輩子的羈絆。


隨手用髮夾把溼溽的頭髮別起來,低頭看著手機上的郵件。

一見到發件人是totti,就興奮地點擊進去。

但螢幕上顯示的郵件內容讓我的臉瞬間從興奮轉為疑惑。

totti捎來內容只有三個字的郵件,「他是誰?」

突然其來莫名的問句,而且問的是句子是“他”而不是“她”,我不解地思索著totti傳這封郵件的目的,於此同時在退到手機的主畫面後才發現有一通未接來電,也是totti撥打的。

幾乎沒有考慮,就立刻回撥過去了。

嘟……嘟……

電話那頭依舊沒有接通。

totti……怎麼了嗎?平常的她總是會立刻接起電話,除非在工作中或是有要事在身才不接電話的,但如果是那樣就應該是提示關機的訊息,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明明有開機卻沒接聽。

當我沉思之際,專屬於她的鈴聲響了起來。

我趕忙接了起來,「totti?」

「gakki很急著找我嗎?我看有好幾通來電呢。」

「說很急什麼的……其實也還好。倒是totti傳來的那封郵件,可以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嗎?」

明顯地聽到totti頓了一會兒才開口,「在妳心中……還是有很在乎的男人嗎?」

欸?她這是什麼問題?
要說我很在乎的男人是誰的話,那大概就是父親了。

「gakki爸爸什麼的不算喔,是親人以外的。」totti搶在我前頭發話。

親人以外的……
那是指沒有血緣關係的男人嗎?我在腦海思索了一陣,卻想不到有哪個男性友人是我很在乎的。

「沒有喔。」

「是這樣嗎……?」

「嗯,在我心中除了父親之外就沒有在乎的男人了。」

電話那端又停了一陣才續道:「gakki我想見妳,現在可以過去嗎?」

「欸?」

雖然很高興totti要來見我,可是明天一早就要去拍雜誌封面跟訪談,還有紅線的宣傳通告,要是讓經紀人看到totti睡在自己家過夜好像還是不太好。

應該多少會……有點錯愕吧?

我只好用很委婉的理由拒絕了totti的請求,得知無法見到我後,totti只是反常地回答了句我知道後就把電話給掛了,連句晚安也不等我說出口。


輾轉不寐了一夜,在睡覺前一直因為totti反常的態度及那封只寫著「他是誰」的郵件而苦惱著,結果只能睡眠不足強打著精神來應付今天的通告。

在給造型師梳化的時候還被說了「新垣さん,今天的黑眼圈好像比較重喔,工作之餘也請別忘了照顧自己身體。」
堆起笑臉回答著「我會注意,謝謝關心」後就開始了今天第一個工作。

原本以為今天要弄到很晚才能回家,不過因為通告都一次OK的關係,提早到下午就結束所有的工作。

外在表現出來的是認真工作的新垣結衣,可心裡面依舊是每分每秒在掛念著戶田惠梨香。
──我的戀人。

不過一想起昨天totti那反常怪怪的表現,提早得到休息的心情就稍微打了一點折扣,原本拿起手機是想立刻撥給她的,卻改成撥電話給她的經紀人。

跟totti經紀人寒暄了幾句後就進入正題問著tottti今天還有沒有通告要忙,經紀人回答只剩下流星之絆的節目宣傳,大約還要再錄一個多小時就可以收工。

一個多小時呀……那時也才晚上六點多左右,想想還是先到totti家等她回來好了。
對經紀人表達謝意後就匆匆掛掉電話,搭上計程車到totti的住所去。


進來了,totti的家。

上一次過來這是因為九月時CB的最終回放送。還記得那時接到totti問我要不要一起看最終回電話時的欣然赴約,兩個人邊看著劇情邊分享著當時拍片的心情,看到播映完畢那一刻又同時想起殺青時不捨的別離感。

可以確定的是,戲中的緋山美帆子跟白石惠和戲外的戶田惠梨香跟新垣結衣依舊是努力的朝著理想前進。
她們是成為正式醫生;我們是成為更好的藝人。

我坐在沙發上回想著一個月前我們還親密地依靠著一起看電視,最後還被totti抱在懷裡,當時我還特地扭頭過去瞧,她一臉滿足還笑得很甜,帶點驕傲的語氣說了:「只有我能這樣抱gakki喔,我是第一人選也是不二人選。」

臉驀然地發燙起來,隨手拿起身邊的黃色抱枕把它當成totti一樣抱在懷中。
很軟、很舒服,只可惜它不是totti,而且還讓我加深了睡意。

「gakki、gakki。」

意識朦朧中,我看到了totti輕聲溫柔地喊著我的名字,稍微撐起身子後用雙手環住她的頭,用著慵懶的語調對她說:「totti回家了呀……歡迎回來。」

totti跪坐在地上任由我維持環住頭的姿勢,摸摸我的頭髮。「工作很辛苦吧,累到睡著了。gakki怎麼不到床上去睡?」

「因為等totti回家……等到不小心就在床上抱著小黃睡著了。」說完微微吐舌,有些不好意思地望向她。

「妳喔……還敢說呢!我問妳,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反而是打給我的經紀人,問我有沒有通告?」

咄咄逼人的totti有些可怕。「呃、欸……」

我放開環住totti的手,恢復了正常的坐姿。

「嗯?不說嗎gakki?」

面對一步步逼近的totti我只好說了,「totti還記得妳昨天電話中的結尾,連晚安和再見也不等我說完就掛掉電話了嗎?態度也很反常,還有那封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郵件……這樣的totti讓我很不安跟掛念著,於是只能向經紀人打聽妳的消息。」

totti聽完後只是給我個苦笑,隨即退了開來。

「totti,該換妳解釋妳到底怎麼了吧?我也想和妳一同分擔的。」

「不安什麼的,我也這樣覺得喔……」

我疑惑著看向totti,想著自己做出什麼讓她不安的事了。

「昨天聽見了妳在廣播中宣傳紅線這張單曲,一開始是很期待的想要聽gakki的新作品,結果聽到中後段整個熱情都沒了。」

「咦?」

是因為唱得不好嗎?翻唱可苦可樂前輩的這首歌其實有壓力也有不安,即使他們對我說過「我只要快樂的去唱就好」,可是畢竟這也是要給別人聽的歌,也有可能做得不好,別人不愛聽,所以雖然他們對我這麼說了,但是光靠這句話是保證不了歌曲的品質。

一旦這麼想了,就越來越沒有信心,成品做好後也是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態,如果連totti也不喜歡的話,那我真的就……

「傻瓜,不是妳唱得不好,看看妳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那是聽到什麼才這樣?」

「就……那個故事啊,什麼女主角有舊情人的影子在所以跟男主角分手了……」

「可是他們最後在一起了啊。」

「舊情人什麼的,還是很礙眼……」

我將totti的話跟昨天那封「他是誰」的郵件連結在一起,十之八九錯不了,totti是在以為我心裡面還有舊情人的影子在的吧。

真是的,多慮了喔totti。

「吶,totti現在是在吃醋嗎?」

「說沒有是騙人的。」

跟緋山醫生不同,戲外的戶田會直率地告訴我她在想什麼。

嘟起嘴巴一臉無辜地向他解釋道:「我只是在介紹歌曲的背景故事嘛,我心中沒有舊情人的影子在啊,也沒有走不出上一段感情,所以妳不用覺得不安的。」

「但是……歌手唱的歌曲有時候不都是會暗喻一些自己的故事嗎?」

我知道她已經被我哄過去,不過還是強要問著問題的totti實在好可愛。「這個的話……我可能就得問一下可苦可樂前輩了,totti真的還那麼想知道嗎?」

totti搖了搖頭,「嗯,我對於他們的愛情故事不抱興趣。」

「呵呵,我想也是。」

兩人相視而笑,接著totti坐上沙發抱住了我。「吶,gakki……」

我享受著被totti抱著的感覺,小小的身軀總是能給我大大的依賴感。「怎麼了?」

「昨天沒有仔細聽完,今天再唱一次紅線給我聽吧,我想聽現場的,gakki專門為我而唱的版本……」

「當然好啦。」

清清喉嚨,全心全意地唱出紅線這首歌給她聽。抱歉呢totti,讓妳感到不安了,不過真的不用擔心我有什麼在乎的舊情人,畢竟紅線的結局是女主角選擇了現任的情人在一起嘛。
噗,好像有點越描越黑的感覺?不是的喔,新垣結衣心裡面是真的只有戶田惠梨香一個情人的存在喔。

……

「愛する人と信じる道を さぁ ゆっくりと歩こう」
跟著妳愛的人,一起慢慢地走妳相信的路吧。

就讓我們一直一起地走下去吧,我最愛的totti。

尋瀨
尋瀨 在 2010/08/16 22:02 发表
长评

紅線

前言:
如果有bug什麼的請見諒囧,不過歡迎提出來!
這篇的時間點是2008年10月左右,也就是gakki要發紅線單曲的時候。





人和人之間的羈絆,都是由一條條無形的線在互相牽引著,線與線之間的距離遠近就代表自己與那人緣份的深淺。

所以,與命中註定之人的線又是什麼呢?

那是一條,被稱為紅線的線,也就是一輩子的羈絆。


隨手用髮夾把溼溽的頭髮別起來,低頭看著手機上的郵件。

一見到發件人是totti,就興奮地點擊進去。

但螢幕上顯示的郵件內容讓我的臉瞬間從興奮轉為疑惑。

totti捎來內容只有三個字的郵件,「他是誰?」

突然其來莫名的問句,而且問的是句子是“他”而不是“她”,我不解地思索著totti傳這封郵件的目的,於此同時在退到手機的主畫面後才發現有一通未接來電,也是totti撥打的。

幾乎沒有考慮,就立刻回撥過去了。

嘟……嘟……

電話那頭依舊沒有接通。

totti……怎麼了嗎?平常的她總是會立刻接起電話,除非在工作中或是有要事在身才不接電話的,但如果是那樣就應該是提示關機的訊息,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明明有開機卻沒接聽。

當我沉思之際,專屬於她的鈴聲響了起來。

我趕忙接了起來,「totti?」

「gakki很急著找我嗎?我看有好幾通來電呢。」

「說很急什麼的……其實也還好。倒是totti傳來的那封郵件,可以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嗎?」

明顯地聽到totti頓了一會兒才開口,「在妳心中……還是有很在乎的男人嗎?」

欸?她這是什麼問題?
要說我很在乎的男人是誰的話,那大概就是父親了。

「gakki爸爸什麼的不算喔,是親人以外的。」totti搶在我前頭發話。

親人以外的……
那是指沒有血緣關係的男人嗎?我在腦海思索了一陣,卻想不到有哪個男性友人是我很在乎的。

「沒有喔。」

「是這樣嗎……?」

「嗯,在我心中除了父親之外就沒有在乎的男人了。」

電話那端又停了一陣才續道:「gakki我想見妳,現在可以過去嗎?」

「欸?」

雖然很高興totti要來見我,可是明天一早就要去拍雜誌封面跟訪談,還有紅線的宣傳通告,要是讓經紀人看到totti睡在自己家過夜好像還是不太好。

應該多少會……有點錯愕吧?

我只好用很委婉的理由拒絕了totti的請求,得知無法見到我後,totti只是反常地回答了句我知道後就把電話給掛了,連句晚安也不等我說出口。


輾轉不寐了一夜,在睡覺前一直因為totti反常的態度及那封只寫著「他是誰」的郵件而苦惱著,結果只能睡眠不足強打著精神來應付今天的通告。

在給造型師梳化的時候還被說了「新垣さん,今天的黑眼圈好像比較重喔,工作之餘也請別忘了照顧自己身體。」
堆起笑臉回答著「我會注意,謝謝關心」後就開始了今天第一個工作。

原本以為今天要弄到很晚才能回家,不過因為通告都一次OK的關係,提早到下午就結束所有的工作。

外在表現出來的是認真工作的新垣結衣,可心裡面依舊是每分每秒在掛念著戶田惠梨香。
──我的戀人。

不過一想起昨天totti那反常怪怪的表現,提早得到休息的心情就稍微打了一點折扣,原本拿起手機是想立刻撥給她的,卻改成撥電話給她的經紀人。

跟totti經紀人寒暄了幾句後就進入正題問著tottti今天還有沒有通告要忙,經紀人回答只剩下流星之絆的節目宣傳,大約還要再錄一個多小時就可以收工。

一個多小時呀……那時也才晚上六點多左右,想想還是先到totti家等她回來好了。
對經紀人表達謝意後就匆匆掛掉電話,搭上計程車到totti的住所去。


進來了,totti的家。

上一次過來這是因為九月時CB的最終回放送。還記得那時接到totti問我要不要一起看最終回電話時的欣然赴約,兩個人邊看著劇情邊分享著當時拍片的心情,看到播映完畢那一刻又同時想起殺青時不捨的別離感。

可以確定的是,戲中的緋山美帆子跟白石惠和戲外的戶田惠梨香跟新垣結衣依舊是努力的朝著理想前進。
她們是成為正式醫生;我們是成為更好的藝人。

我坐在沙發上回想著一個月前我們還親密地依靠著一起看電視,最後還被totti抱在懷裡,當時我還特地扭頭過去瞧,她一臉滿足還笑得很甜,帶點驕傲的語氣說了:「只有我能這樣抱gakki喔,我是第一人選也是不二人選。」

臉驀然地發燙起來,隨手拿起身邊的黃色抱枕把它當成totti一樣抱在懷中。
很軟、很舒服,只可惜它不是totti,而且還讓我加深了睡意。

「gakki、gakki。」

意識朦朧中,我看到了totti輕聲溫柔地喊著我的名字,稍微撐起身子後用雙手環住她的頭,用著慵懶的語調對她說:「totti回家了呀……歡迎回來。」

totti跪坐在地上任由我維持環住頭的姿勢,摸摸我的頭髮。「工作很辛苦吧,累到睡著了。gakki怎麼不到床上去睡?」

「因為等totti回家……等到不小心就在床上抱著小黃睡著了。」說完微微吐舌,有些不好意思地望向她。

「妳喔……還敢說呢!我問妳,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反而是打給我的經紀人,問我有沒有通告?」

咄咄逼人的totti有些可怕。「呃、欸……」

我放開環住totti的手,恢復了正常的坐姿。

「嗯?不說嗎gakki?」

面對一步步逼近的totti我只好說了,「totti還記得妳昨天電話中的結尾,連晚安和再見也不等我說完就掛掉電話了嗎?態度也很反常,還有那封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郵件……這樣的totti讓我很不安跟掛念著,於是只能向經紀人打聽妳的消息。」

totti聽完後只是給我個苦笑,隨即退了開來。

「totti,該換妳解釋妳到底怎麼了吧?我也想和妳一同分擔的。」

「不安什麼的,我也這樣覺得喔……」

我疑惑著看向totti,想著自己做出什麼讓她不安的事了。

「昨天聽見了妳在廣播中宣傳紅線這張單曲,一開始是很期待的想要聽gakki的新作品,結果聽到中後段整個熱情都沒了。」

「咦?」

是因為唱得不好嗎?翻唱可苦可樂前輩的這首歌其實有壓力也有不安,即使他們對我說過「我只要快樂的去唱就好」,可是畢竟這也是要給別人聽的歌,也有可能做得不好,別人不愛聽,所以雖然他們對我這麼說了,但是光靠這句話是保證不了歌曲的品質。

一旦這麼想了,就越來越沒有信心,成品做好後也是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態,如果連totti也不喜歡的話,那我真的就……

「傻瓜,不是妳唱得不好,看看妳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那是聽到什麼才這樣?」

「就……那個故事啊,什麼女主角有舊情人的影子在所以跟男主角分手了……」

「可是他們最後在一起了啊。」

「舊情人什麼的,還是很礙眼……」

我將totti的話跟昨天那封「他是誰」的郵件連結在一起,十之八九錯不了,totti是在以為我心裡面還有舊情人的影子在的吧。

真是的,多慮了喔totti。

「吶,totti現在是在吃醋嗎?」

「說沒有是騙人的。」

跟緋山醫生不同,戲外的戶田會直率地告訴我她在想什麼。

嘟起嘴巴一臉無辜地向他解釋道:「我只是在介紹歌曲的背景故事嘛,我心中沒有舊情人的影子在啊,也沒有走不出上一段感情,所以妳不用覺得不安的。」

「但是……歌手唱的歌曲有時候不都是會暗喻一些自己的故事嗎?」

我知道她已經被我哄過去,不過還是強要問著問題的totti實在好可愛。「這個的話……我可能就得問一下可苦可樂前輩了,totti真的還那麼想知道嗎?」

totti搖了搖頭,「嗯,我對於他們的愛情故事不抱興趣。」

「呵呵,我想也是。」

兩人相視而笑,接著totti坐上沙發抱住了我。「吶,gakki……」

我享受著被totti抱著的感覺,小小的身軀總是能給我大大的依賴感。「怎麼了?」

「昨天沒有仔細聽完,今天再唱一次紅線給我聽吧,我想聽現場的,gakki專門為我而唱的版本……」

「當然好啦。」

清清喉嚨,全心全意地唱出紅線這首歌給她聽。抱歉呢totti,讓妳感到不安了,不過真的不用擔心我有什麼在乎的舊情人,畢竟紅線的結局是女主角選擇了現任的情人在一起嘛。
噗,好像有點越描越黑的感覺?不是的喔,新垣結衣心裡面是真的只有戶田惠梨香一個情人的存在喔。

……

「愛する人と信じる道を さぁ ゆっくりと歩こう」
跟著妳愛的人,一起慢慢地走妳相信的路吧。

就讓我們一直一起地走下去吧,我最愛的totti。

尋瀨
尋瀨 在 2010/08/16 22:02 发表
长评

紅線

前言:
如果有bug什麼的請見諒囧,不過歡迎提出來!
這篇的時間點是2008年10月左右,也就是gakki要發紅線單曲的時候。





人和人之間的羈絆,都是由一條條無形的線在互相牽引著,線與線之間的距離遠近就代表自己與那人緣份的深淺。

所以,與命中註定之人的線又是什麼呢?

那是一條,被稱為紅線的線,也就是一輩子的羈絆。


隨手用髮夾把溼溽的頭髮別起來,低頭看著手機上的郵件。

一見到發件人是totti,就興奮地點擊進去。

但螢幕上顯示的郵件內容讓我的臉瞬間從興奮轉為疑惑。

totti捎來內容只有三個字的郵件,「他是誰?」

突然其來莫名的問句,而且問的是句子是“他”而不是“她”,我不解地思索著totti傳這封郵件的目的,於此同時在退到手機的主畫面後才發現有一通未接來電,也是totti撥打的。

幾乎沒有考慮,就立刻回撥過去了。

嘟……嘟……

電話那頭依舊沒有接通。

totti……怎麼了嗎?平常的她總是會立刻接起電話,除非在工作中或是有要事在身才不接電話的,但如果是那樣就應該是提示關機的訊息,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明明有開機卻沒接聽。

當我沉思之際,專屬於她的鈴聲響了起來。

我趕忙接了起來,「totti?」

「gakki很急著找我嗎?我看有好幾通來電呢。」

「說很急什麼的……其實也還好。倒是totti傳來的那封郵件,可以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嗎?」

明顯地聽到totti頓了一會兒才開口,「在妳心中……還是有很在乎的男人嗎?」

欸?她這是什麼問題?
要說我很在乎的男人是誰的話,那大概就是父親了。

「gakki爸爸什麼的不算喔,是親人以外的。」totti搶在我前頭發話。

親人以外的……
那是指沒有血緣關係的男人嗎?我在腦海思索了一陣,卻想不到有哪個男性友人是我很在乎的。

「沒有喔。」

「是這樣嗎……?」

「嗯,在我心中除了父親之外就沒有在乎的男人了。」

電話那端又停了一陣才續道:「gakki我想見妳,現在可以過去嗎?」

「欸?」

雖然很高興totti要來見我,可是明天一早就要去拍雜誌封面跟訪談,還有紅線的宣傳通告,要是讓經紀人看到totti睡在自己家過夜好像還是不太好。

應該多少會……有點錯愕吧?

我只好用很委婉的理由拒絕了totti的請求,得知無法見到我後,totti只是反常地回答了句我知道後就把電話給掛了,連句晚安也不等我說出口。


輾轉不寐了一夜,在睡覺前一直因為totti反常的態度及那封只寫著「他是誰」的郵件而苦惱著,結果只能睡眠不足強打著精神來應付今天的通告。

在給造型師梳化的時候還被說了「新垣さん,今天的黑眼圈好像比較重喔,工作之餘也請別忘了照顧自己身體。」
堆起笑臉回答著「我會注意,謝謝關心」後就開始了今天第一個工作。

原本以為今天要弄到很晚才能回家,不過因為通告都一次OK的關係,提早到下午就結束所有的工作。

外在表現出來的是認真工作的新垣結衣,可心裡面依舊是每分每秒在掛念著戶田惠梨香。
──我的戀人。

不過一想起昨天totti那反常怪怪的表現,提早得到休息的心情就稍微打了一點折扣,原本拿起手機是想立刻撥給她的,卻改成撥電話給她的經紀人。

跟totti經紀人寒暄了幾句後就進入正題問著tottti今天還有沒有通告要忙,經紀人回答只剩下流星之絆的節目宣傳,大約還要再錄一個多小時就可以收工。

一個多小時呀……那時也才晚上六點多左右,想想還是先到totti家等她回來好了。
對經紀人表達謝意後就匆匆掛掉電話,搭上計程車到totti的住所去。


進來了,totti的家。

上一次過來這是因為九月時CB的最終回放送。還記得那時接到totti問我要不要一起看最終回電話時的欣然赴約,兩個人邊看著劇情邊分享著當時拍片的心情,看到播映完畢那一刻又同時想起殺青時不捨的別離感。

可以確定的是,戲中的緋山美帆子跟白石惠和戲外的戶田惠梨香跟新垣結衣依舊是努力的朝著理想前進。
她們是成為正式醫生;我們是成為更好的藝人。

我坐在沙發上回想著一個月前我們還親密地依靠著一起看電視,最後還被totti抱在懷裡,當時我還特地扭頭過去瞧,她一臉滿足還笑得很甜,帶點驕傲的語氣說了:「只有我能這樣抱gakki喔,我是第一人選也是不二人選。」

臉驀然地發燙起來,隨手拿起身邊的黃色抱枕把它當成totti一樣抱在懷中。
很軟、很舒服,只可惜它不是totti,而且還讓我加深了睡意。

「gakki、gakki。」

意識朦朧中,我看到了totti輕聲溫柔地喊著我的名字,稍微撐起身子後用雙手環住她的頭,用著慵懶的語調對她說:「totti回家了呀……歡迎回來。」

totti跪坐在地上任由我維持環住頭的姿勢,摸摸我的頭髮。「工作很辛苦吧,累到睡著了。gakki怎麼不到床上去睡?」

「因為等totti回家……等到不小心就在床上抱著小黃睡著了。」說完微微吐舌,有些不好意思地望向她。

「妳喔……還敢說呢!我問妳,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反而是打給我的經紀人,問我有沒有通告?」

咄咄逼人的totti有些可怕。「呃、欸……」

我放開環住totti的手,恢復了正常的坐姿。

「嗯?不說嗎gakki?」

面對一步步逼近的totti我只好說了,「totti還記得妳昨天電話中的結尾,連晚安和再見也不等我說完就掛掉電話了嗎?態度也很反常,還有那封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郵件……這樣的totti讓我很不安跟掛念著,於是只能向經紀人打聽妳的消息。」

totti聽完後只是給我個苦笑,隨即退了開來。

「totti,該換妳解釋妳到底怎麼了吧?我也想和妳一同分擔的。」

「不安什麼的,我也這樣覺得喔……」

我疑惑著看向totti,想著自己做出什麼讓她不安的事了。

「昨天聽見了妳在廣播中宣傳紅線這張單曲,一開始是很期待的想要聽gakki的新作品,結果聽到中後段整個熱情都沒了。」

「咦?」

是因為唱得不好嗎?翻唱可苦可樂前輩的這首歌其實有壓力也有不安,即使他們對我說過「我只要快樂的去唱就好」,可是畢竟這也是要給別人聽的歌,也有可能做得不好,別人不愛聽,所以雖然他們對我這麼說了,但是光靠這句話是保證不了歌曲的品質。

一旦這麼想了,就越來越沒有信心,成品做好後也是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態,如果連totti也不喜歡的話,那我真的就……

「傻瓜,不是妳唱得不好,看看妳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那是聽到什麼才這樣?」

「就……那個故事啊,什麼女主角有舊情人的影子在所以跟男主角分手了……」

「可是他們最後在一起了啊。」

「舊情人什麼的,還是很礙眼……」

我將totti的話跟昨天那封「他是誰」的郵件連結在一起,十之八九錯不了,totti是在以為我心裡面還有舊情人的影子在的吧。

真是的,多慮了喔totti。

「吶,totti現在是在吃醋嗎?」

「說沒有是騙人的。」

跟緋山醫生不同,戲外的戶田會直率地告訴我她在想什麼。

嘟起嘴巴一臉無辜地向他解釋道:「我只是在介紹歌曲的背景故事嘛,我心中沒有舊情人的影子在啊,也沒有走不出上一段感情,所以妳不用覺得不安的。」

「但是……歌手唱的歌曲有時候不都是會暗喻一些自己的故事嗎?」

我知道她已經被我哄過去,不過還是強要問著問題的totti實在好可愛。「這個的話……我可能就得問一下可苦可樂前輩了,totti真的還那麼想知道嗎?」

totti搖了搖頭,「嗯,我對於他們的愛情故事不抱興趣。」

「呵呵,我想也是。」

兩人相視而笑,接著totti坐上沙發抱住了我。「吶,gakki……」

我享受著被totti抱著的感覺,小小的身軀總是能給我大大的依賴感。「怎麼了?」

「昨天沒有仔細聽完,今天再唱一次紅線給我聽吧,我想聽現場的,gakki專門為我而唱的版本……」

「當然好啦。」

清清喉嚨,全心全意地唱出紅線這首歌給她聽。抱歉呢totti,讓妳感到不安了,不過真的不用擔心我有什麼在乎的舊情人,畢竟紅線的結局是女主角選擇了現任的情人在一起嘛。
噗,好像有點越描越黑的感覺?不是的喔,新垣結衣心裡面是真的只有戶田惠梨香一個情人的存在喔。

……

「愛する人と信じる道を さぁ ゆっくりと歩こう」
跟著妳愛的人,一起慢慢地走妳相信的路吧。

就讓我們一直一起地走下去吧,我最愛的totti。

显示第1-3篇,共3篇

作者

Ellen.de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作品粉丝榜

排名 ID 粉丝值
排名 ID 粉丝值
排名 ID 粉丝值